巴金去了,我们应该替他开心

他和冰心都想安乐死,他的至亲好友也希望他能自主选择并快乐地离去;而有些人非让他活着,饱受煎熬地活着。

对于一个只剩思维,不能表达,整天躺在与世隔绝的玻璃房子的人,政协副主席的头衔又如何?

他的离去,对他自己,何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对于那些非要让他活着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如果
一个人不幸给符号化了,那自己就不是自己的了。巴金走了,可悲剧还在不断地上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点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巴金去了,我们应该替他开心

  1. okcana说道:

    想起两年前写的考研日记中,写了一个幻想故事,死神让文中的重症老人早日从看护的特别病房中解脱——这个老人的原型就是巴金。我曾不止一次写到,巴金被强迫活着,只因为他是中国文学的一个标志,标志不死则仅有的一点传统也不死。可是一个作家在不能书写的时候,已经死了。巴金老人,永远记得你的《家》《春》《秋》,永远记得你的《随想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