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度最佳冷幽默

每个地铁公司员工的3名直系亲属可免票,对此,广州市地铁总公司总经理卢光霖解释说,地铁是恐怖分子可能袭击的重要交通设施,在国际反恐的大形势下,“如
何保障乘客安全,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除了增加列车的监控外,我们把员工家属作为义务安全员,我们希望每天在活动的地铁上,都有我们的家属安全员,碰到任何
紧急情况下,能及时帮助疏散与救援,这是一个安全上的举措,并不是专门把免费作为福利。” 12月13日

北风评论说:连说谎都说不好!
网友跟贴说:94,当官的基本素质都没有。

或许,不是不会说谎,而是懒得说谎,敷衍老百姓都嫌费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新闻语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2005年度最佳冷幽默

  1. 云超说道:

    新快时评:卢总真会开玩笑 来源:新快报作者:马东瑾 广州地铁6000员工的1.2万家属该不该免费乘坐广州地铁? 面对听证代表的质疑,地铁公司总经理卢光霖答:“众所周知,目前国际恐怖势力猖獗,地铁又是恐怖分子的重点袭击对象……地铁员工的力量毕竟有限,而地铁公司又希望每趟列车在碰到任何情况时都有人能够及时地指导救援,那么这些地铁员工家属就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地铁义务安全员的重要职责。” 以我们的智商和想象力,只能把卢总这句话理解为玩笑话。有好事者已迫不及待地把它钦点为“年度最冷幽默”。 为了维护听证会的严肃性,我们希望卢总可以代表6000多名地铁员工拿出真正有说服力的理由。 我们认为,家属免票之举至少有两个不妥。 其一,广州地铁是广州市政府全资拥有的公司,属公益性公用事业单位,即使不见得只能定位于“非盈利性组织”,但肯定不同于一般盈利性企业。明确了这一点,我们才能明确谁才有资格来对家属免票说YES还是NO,才能判断家属免票有无揩公家油之嫌。 从卢总在前天听证会的发言看,这一点似乎是明确的———总结时,他说,“地铁公司没有任何可隐瞒的,因为地铁是个非盈利性组织”。这种坦荡姿态令人敬佩。 其二,地铁深入市民生活,于社会风气亦有相当影响。长者小儿免票固可倡尊老爱幼之美德,家属免票则难免长了损公肥私、假公济私者的志气。为了地铁美誉,不可不慎。 从现实环境考虑,我们倒宁愿相信,卢光霖是有难言之隐的。毕竟包括铁路、电力等等垄断行业在内的员工及其家属也都在若无其事地享受着各式各样的“免票”。来自攀比心理的员工压力,想必卢总是一定感受到了。 但是,我们外表上已经非常现代化非常国际化的地铁可不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呢?能不能做一枚不被劣币驱逐的良币呢———从趋势看,那些劣币被良化的可能性更大,而不是相反。 如果说得更加苛刻一点,6000名地铁员工因为“工作需要”而获得的免票权利也是需要论证的———至少需要细化。 地铁公司焉能助长搭便车之风?来源: 南方日报作者: 迅之       在近日召开的广州地铁听证会上,有代表质疑除六千地铁员工可免费乘地铁外,凭什么每名员工还有3位直系亲属也可免票?谁知道地铁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地铁员工的亲属是作为义务安全员免费乘车的,是安全反恐的需要(详见昨日《南方都市报》)。这几乎可以算做是今年我所听到的、最令人诧异的言论了。  诧异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不妨照此言论作个类比推论。如果地铁员工有三位亲属可以免费乘车,那么在公共交通领域内,公交车、飞机以及火车、轮船乘务人员均可以同样的理由使3位亲属免票;由于广州地铁是利用公共资源为员工亲属服务,那么再往下推理,电力职工的亲属可以免交电费,官员也就可以动用公权力为亲属谋利益,一切公共机构的员工均可以使自己的家人利益均沾,一荣俱荣。  这不是在利用特权使公共物品为一己服务又是什么呢?很显然,地铁员工的亲属并不是地铁员工本身,他们并不因为生在地铁员工家就懂得了反恐知识;即便是地铁员工,应付恐怖事件亦非其所长,何况,也没有哪个法律强制规定身为地铁员工亲属就一定要义务维护地铁安全。再说了,这个“义务安全员”,只要地铁公司发个公告招募,并许以免费乘车的优惠,恐怕愿意当此“重任”的乘客多如过江之鲫。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荒谬的是,地铁公司私下里实施这一特权优惠也就罢了,居然还写到规章里,堂而皇之地布告天下,岂不是想要通过规章使此一优惠具有合法性?以红头文件的方式为部门利益张目,可算得上是中国某些公权力部门的惯用伎俩了。一个部门当然有权力制定在本部门施行的规章制度,但是,这个规章制度制定的前提应当是不违背法律,也不违背公共利益。即使出于具体情况,有的规章可以灵活,不过绝对不是要灵活到损害公平乃至保障部门特权的程度。  广州地铁3号线和4号线要开通了,乘车出行更为方便的市民们当然是拍双手欢迎的。然而,这一广州市政府全额投资和补贴的公益性公共事业,本应最大程度地体现公众的利益,却为何要率先体现部门职员亲属的利益呢?一句“安全反恐”的工作需要不仅牵强,而且根本站不住脚,比如说,地铁职员的直系亲属如果是颤颤巍巍的老人,抑或未成年的少年,他们又该如何来支撑反恐事业的大局呢?  我们在以往的生活中遇到过电老大、铁老大、煤老大等等,这些公共事业单位似乎总是希望依靠垄断地位获取一些超出公共事业本质的衍生利益,比如电信部门的初装费、电力部门的增容费以及煤气公司的初装费等等“霸王条款”,无论公众如何不满,依然“我自岿然不动”。咱们新生的体现城市交通文明的地铁公司何必赶这个趟呢?我也要“反恐”,也想当地铁“义务安全员”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魏晋    广州地铁票价的听证我并不太关心。因为三个听证“方案”都挺复杂,我实在不想在看新闻的时候还带个计算器做数学题。不过,没想到听证会上还真听出了点新鲜事,吸引了我的眼球。  事情是这样的,听证会上透露,广州地铁每个员工的三个直系亲属可以享有免费乘地铁的待遇——这有什么可稀奇的?我一开始的反应确实是这样的。我楼上的梁伯是报社的,人家退休了每天都还有一份免费报纸送上门呢。可是,让我觉得特别新鲜的在后面,地铁官员为员工家属“吃免费餐”给出的理由是:这是为了“反恐”!  我的老天,这个理由来头真不小。“9·11”以后,“反恐”压倒一切,美国各种交通工具、各个重要机构都增加了专业人员加强保安。我听说这些人个个都是精英,不是警察就是联邦密探,至少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民兵。纽约的地铁怎么没有想到他们广州同行这样的高招呢?广州地铁有6000员工,每人三名免费家属,这可是一支高达1.8万人的“反恐”力量啊!  想来许多人跟我一样纳闷,这样一支庞大的“反恐”队伍,地铁方面怎么藏着掖着,在代表和记者追问下才透露出来?我要早知道真相,如果碰上了一个拿着“免费卡”之类大摇大摆乘地铁的人,我至少也会向这个参与“反恐”的地铁“义务安全员”投以致敬的目光吧。  不过,仔细琢磨地铁官员的有关解释,我又有点如坠五里云雾。这位老总没有讲这些“义务安全员”需要什么素质,只是说希望这些“义务安全员”遇到任何事故和突发情况都能及时汇报、指导和协助救援。原来如此,我顿时萌生也要担任这种“义务安全员”的决心。而且我想,假如地铁员工把“免费”的名额给了自己读中学的儿女或是年岁已长的父母,那他们的“义务安全员”角色一定没有我做得出色。因为,本人年轻力壮,有正义感有公德心。即使没有被任命为“义务安全员”,想必我和许多市民都能够遇到事故及时打110或120,并力所能及地施以援手。可是,地铁方面愿意给我等这些非员工家属一张免费的地铁卡吗?  每天有一份免费报纸的梁伯很感激报社,他告诉我免费报纸是报社福利。如果,梁伯告诉我报社给他一份免费报纸是为了让他“及时了解反恐信息,为反恐做出应有贡献”,你说,我该不该相信呢?地铁反恐不是地铁公司的“家事”来源:金羊网作者:默客   地铁听证会的情况,是昨日各大媒体报道的焦点,但我觉得最抢人眼球、最有意思的,还是广州地铁公司总经理卢光霖的家属免票搭地铁之“反恐”说。    据报道,在听证会上一些代表提出质疑:6000名地铁员工免票搭地铁,每个员工还有3名直系亲属的名额可免票,难道这18000名地铁员工亲属免费也要其它消费者来埋单吗?对此,地铁公司总经理卢光霖回应说:这些免费的亲属是地铁的义务安全员,他们免费乘车是为了安全反恐的需要。我们希望,每天每趟地铁里都能有我们的义务安全员,遇到任何事故和突发情况都能及时汇报、指导和协助救援。    卢总的“反恐”说,不但遭遇代表的质疑,在网上也被网友斥之以“荒唐”、“可笑”,有的甚至称此举是:“欲予免费,何患无辞”。从理论上讲,让地铁员工亲属当义务安全员,担负反恐重任并非不可行,只是这必须具备一些基本前提:一是地铁员工亲属须具反恐的素质和能力(比如个个训练有素,应付突发事件能力较强等),二是按卢总的设想,还须确保每一趟地铁上都有地铁员工亲属,而且地铁公司须能确保将这些“义务安全员”合理地配置在各趟地铁列车上。倘若连这两个基本前提都无法确定或满足,那么,地铁员工亲属免费搭地铁是基于反恐需要就显得其实难副了。说不客气点,就是牵强、扯淡!    但我以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问题是地铁反恐不只是地铁公司的“家事”。况且,将地铁反恐重责系于在关键时刻未必能起作用的地铁员工的亲属身上终究有点悬,心里总觉不甚踏实。虽然时下流行“我的地盘我做主”,但反恐毕竟不是儿戏,而是兹事体大,故马虎不得。因此,在地铁出现突发事故或者遭恐怖袭击时,义务安全员能真正起到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将地铁反恐只作地铁公司“家事”来处理显然不合理,也是地铁公司难以承受之重。    至于说,地铁属于政府投入和补贴的公益性公共事业,地铁员工亲属免票乘车优惠应该革除;地铁不是私企,不能慷公家之慨,谋私人福利,也不能“变公众利益为公司利益”。这固然有道理,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给家属一点优惠嘛,不少贪官还大把把地直接往口袋里装钱呢。    不过我有一杞忧是,“反恐—免费”的逻辑被广泛借鉴、效仿以及对反恐作不当延伸而产生的后果。比如,航空公司以反恐为名,让其员工亲属担当空中“义务反恐员”而免费;又比如,铁路部门出于反恐需要而让其员工亲属免费……这样一来,不但安全、“反恐”难免徒具虚名,还会造成相当的社会混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