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考验

这两天,同城媒体都在做“广州火车站治安实现‘突破性好转’”的选题,不惜篇幅几大版。打听了一下,又是奉承上意做出来的东西。

想当年长春同志的时候,广州火车站也曾“实现‘突破性好转’”,时间一长,又是故态复萌。

报纸既然可以用来擦鞋,也别忘了用来擦擦屁股,尽管不如卷纸好用,但擦了总比不擦好。

看到一篇评论“‘突破性好转’要经得起时间考验 ”,编辑到头条,算是平衡一下。有人不擦屁股,就只好拿点东西掩掩脸面—-我丢不起这人。

附:“突破性好转”要经得起时间考验

林金芳(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师)

随着2005年广州市的行政区划调整,一场“整治风暴”席卷了以广州火车站为中心的流花地区,成效明显:2005年流花火车站地区立刑事案件比2004年下降41%,今年上半年刑事立案比2005年上半年再下降51%,流花地区治安秩序出现了历年来最好的局面。(《羊城晚报》7月4日)

从这些资料来看,广州火车站确实有了“突破性好转”,至于好转到什么程度,记者转引站前一保安的话说,“现在想捉贼都没贼捉”。在政府大张旗鼓的“严打”命令下,在媒体“打击双抢”的渲染中,在公检法的重拳出击、重典治乱下,如果我是小偷、是抢匪,傻瓜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下手”。广州火车站的治安现状有了“突破性好转”,其实这并不出人意料。

火车站是一个城市门面、窗口,当一个城市的治安状况遭人诟病的时候,首当其冲的就是火车站,同样,一个城市若要整治当地的违法犯罪,肯定也是先从火车站开始。广州火车站的治安现状实现了“突破性好转”,但是,我想问的是,广州市其它地方的治安状况呢?有了“突破性好转”吗?

前段时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被抢,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按理说钟南山是社会名流,对他的安全保障应该不会低于普通人,可是,这事偏偏发生了,而且还是在“严打”期间,命中率如此之高,这难道仅仅只是个案吗?我想说的是,治理一个地点的治安容易,难的是把全市的治安都搞好。

这次广州市火车站治安状况取得的“突破性好转”,应该归功于政府的严打和警方的频繁出击。但是,“严打”必竟是阶段性的,甚至有违“依法治国”的嫌疑;此外,公检法的重拳出击、重典治乱能坚持多长时间,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如此,广州市火车站能走出“一乱就打、一打就好、一好就松、一松就乱、一乱再打”的怪圈呢?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大多数城市也曾遭遇过这种“悖论”。我想,对于治安水准的“突破性好转”,最好别急着下结论,重要的是,“好转”必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钟南山院士说,为什么打击了半天,(抢劫)还不少。他把原因归咎于“处理得太轻了”。事实上,广州公检法将治安抢夺的转化定性向“刑事抢夺”上靠,将抢夺定性向“抢劫犯罪”上靠,按理说已经很不轻了。由此,笔者以为,在整治治安过程,要打更要防,比如完善人口管理政策。此外,还必须重拳打击警匪勾结。成都火车站“员警与小偷”的“连袂演出”,就给了我们这种警示。刑法学者贝卡里亚曾说,“对于犯罪最强有力的约束力量不是刑罚的严酷性,而是刑罚的必定性……因为,哪怕是最小的恶果,一旦(惩罚)成了确定的,就总令人心悸。”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琐碎杂事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