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机要费案起诉书(2)

四、关于新台币三百二十万元之秘密交外部分:查曾天赐于九十
    五年八月一日第一次应讯时,证称其从陈镇慧处领得之国务
    机要费总共有新台币六、七百万元之间,至九十五年九月六
    日第二次应讯时,又改称总共领到约九百多万元,其中除了
    拿给「甲君」六百万元以外,另于九十四年四、五月间奉总
    统之命拿了三百二十万元给马永成去从事另一件秘密外交工
    作云云。另马永成于九十五年十月十四日第二次应讯时(按
    本案马永成自始即以嫌犯身分应讯,未曾以证人身分应讯过
    ),亦附合曾天赐之说词,陈称其确有于九十四年四、五月
    间拿美金十万元给当时之总统府副秘书长黄志芳去执行某件
    秘密外交,而该十万美元之资金来源系向曾天赐拿来之三百
    二十万元新台币现金云云。而陈水扁总统于九十五年十月二
    十七日第二次应讯时,也附合曾天赐与马永成之说词,称:
    「我记得去 (94)年5月6日我从南太平洋出访回国之后,有
    为了某对外的案子有向林德训从国务机要费中拿二万元美金
    给马永成。同时间为了另一个对外案子,我又要向林德训拿
    十万元美金,此次林德训向我说他那边的国务机要费没有那
    么多。我就转向曾天赐问他那边对外工作的案子领到的国务
    机要费有无剩余,他说有,我就要他拿折合美金十万元的新
    台币三百多万元给马永成。」等语。然查:本件秘密外交工
    虽然属实(九十四年五月初,马永成与林德训各交付折合十
    万美元及二万美元之新台币现金交予总统办公室秘书陈心怡
    ,由陈心怡于九十四年五月六日至交通银行营业部使用该行
    员工周钰玲等人之名义购买十二万美金,其中十万元美金交
    给马永成后,由马永成交予黄志芳转给前总统府资政吴澧培
    ,再转至国外等情,业据证人黄志芳、陈心怡、周钰玲、吴
    澧培证述綦详,并有相关之汇出汇款或折换申请书影本在卷
    足凭)。然至前述九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曾天赐等人承认伪
    证犯行后,曾天赐已坦承其并未于九十四年四、五月间交付
    三百二十万元给马永成,而同日马永成应讯时亦坦承该三百
    二十万元并非来自曾天赐,而系直接来自陈水扁总统等语。
    可见该三百二十万元系陈总统自行筹措或对外募款而来,根
    本与国务机要费无关,自不得以该不相关之案件在国务机要
    费案件爆发后,以「移花接木」之方式来解释吴淑珍夫人以
    他人发票所申领得之国务机要费之去向,从而,此三百二十
    万元即不得排除在贪污所得之外,并此叙明。
五、关于另外二件秘密外交部分:前述「外国公关公司」、「海
    外民运人士」、「甲君」、「来自曾天赐三百二十万元」之
    四件秘密外交,均系九十三年十一月以后之支出,惟经查吴
    淑珍夫人早自九十一年七月间即开始提出他人发票请领国务
    机要费,此点陈水扁总统于九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第二次应
    讯时虽有再提出另外之二件秘密外交工作来说明所领得国务
    机要费之去向,但本署经侦查后认此部分之说词亦不可采,
    兹叙述查证情形及认定理由如下:
(一)陈水扁总统于九十五年八月七日第一次应讯时,仅坦承吴
      淑珍夫人有从九十三年十一月间起提供王春香与种村碧君
      购买SOGO、台北一0一大楼及微风广场三家百货公司礼券
      所取得之统一发票金额约一千万元许,用来申领国务机要
      费做为给付某外国公关公司与资助海外民运人士之二件对
      外秘密工作之费用,另被告吴淑珍夫人于九十五年八月二
      十日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除了前述因代为购买SOGO、微
      风及101等三家公司礼券所取得之发票以外,您有无提供
      任何发票供陈总统去扺充国务机要费之支出凭证(即填补
      因秘密外交支出所造成之资金缺口)?」吴淑珍夫人当时
      答称「没有」,再经检察官问以「您有无请他人代为搜集
      发票?」,吴淑珍夫人仍答以「没有」。由上可知,除了
      SOGO等三家百货公司礼券发票以外,陈总统及吴淑珍夫人
      于第一次应讯时,均未说明吴淑珍夫人有提出SOGO等三家
      公司礼券发票以外之他人发票来申领国务机要费,亦未说
      明吴淑珍夫人提出之发票有用来做为前述「外国公关公司
      」与「资助民运人士」二件秘密外交以外之其它秘密外交
      工作。至九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陈水扁总统第二次应讯时
      ,经检察官问以「讯之陈镇慧、林哲民、马永成、林德训
      均陈称,吴淑珍夫人每个月平均一至二次,会用小信封内
      装发票交由林哲民转交给陈镇慧请领国务机要费,请得后
      陈镇慧再将现金装在小信封内交由林哲民转给吴淑珍夫人
      收受,其四人所述是否与事实相符?」,陈总统始答称「
      是与事实相符。此部分我要进一步说明,是因为秘密外交
      工作经费的需要,我请我夫人向比较亲近的亲友收集发票
      来请领国务机要费,请得国务机要费夫人再交给我。我是
      在民国91年奉天项目停掉之后开始请我夫人帮忙收集发票
      的,期间达三、四年之久,最后一次似在今 (95)年年初
      左右。」再经检察官问以「为何您于九十五年八月七日第
      一次应讯时,完全没有提到前述这些案件?」,陈总统答
      称「因为外交工作是绝对的机密,如果能够不讲就尽量不
      讲,这才是从事外交工作所应具的修为,所以我在第一次
      应讯时只是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国务机要费的使用情形,并
      没有全部讲出来。」然本案经媒体报导后,全国动荡不安
      ,甚至有大量群众上街集会抗议,吴淑珍夫人若有以百货
      公司礼券发票以外之他人发票申领国务机要费从事其它之
      秘密外交,何以不一次说明?若真有于第一次应讯时漏未
      说明,亦得以书状补陈事实,何以不为而任令外界一再质
      疑第一家庭之操守?至事隔二月有余,经本署侦讯百余证
      人,查出吴淑珍夫人长期以来多次提出他人发票申领国务
      机要费之后,陈总统始承认吴淑珍夫人有提出礼券发票以
      外之他人发票申领国务机要费用来从事另外二件之秘密外
      交,其第二次说词是否与事实相符,已显有可疑。
(二)陈总统于第二次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前后吴淑珍夫人
      收集发票请得的国务机要费再交给您的数额有多少?」,
      陈水扁总统答以:「应该有新台币 (下同)二百多万元左
      右,是因为我为了执行二件的秘密外交工作,在91 年间
      向友人借了250万元,而在92间年又向同一位友人借了200
      万元,我夫人收集发票请领国务机要费交给我之后我就全
      部拿去还此位友人,而目前我尚欠此位友人200多万元,
      我夫人交给我的国务机要费目前我手上并无剩余。所以我
      从我夫人那边拿到的国务机要费有200 多万元。」问:「
      吴淑珍夫人有无将收集发票请领到的国务机要费全部交给
      您?」答:「有的,她都全部交给我,并没有保管任何一
      毛钱。」问:「前述您所称的二件秘密外交工作内容为何
      ?」答:「第一件是民国91年间吕秀莲副总统向我开口说
      她需要经费来推动加入联合国的工作 (台湾礼敬活动),
      我后来就向我民间的朋友黄维生 (当时经营成衣外销事业
      ,现任台湾中小企业信保基金会董事长)借了250万元请马
      永成转交给吕秀莲的秘书苏妍妃。第二件是92年间的对东
      北亚的外交工作,我是将200万元交给马永成,再请他转
      交给我国的一位国人,让他去从事对东北亚的外交工作。
      」由上可知,陈总统对于吴淑珍夫人所提出之SOGO等三家
      百货公司礼券发票以外之他人发票之解释,是其已将所申
      领得之国务机要费全部使用于九十一年与九十二年之二件
      秘密外交工作,其总数额为新台币二百多万元。经讯之黄
      维生固证称其确实有于九十一年及九十二年分别以现金借
      给陈水扁总统二百五十万元及二百万元,嗣陈总统再陆续
      分次以现金返还,至今已还二百五十万元左右等语。另苏
      妍妃亦证称陈水扁总统确实有交待马永成于九十一年九月
      四日拿现金二百五十万元予其,其于同日即通知各参与「
      礼敬台湾」活动之民间团体前来领款等语,故陈水扁总统
      此二件支出固然为真,然仍应探究是否与国务机要费有关
      。
(三)查总统府国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无庸提出单据部分
      )九十一年度共领取(支用)新台币二千五百三十六万五
      千元,九十二年度亦是领取二千五百三十六万五千元,二
      年度合计达五千零七十三万一千元(附卷之「国务机要费
      收支状况表」参照),足足有总统所指前述二件秘密外交
      工作花费(四百五十万元)之十一倍之多,总统若须以公
      费支出,何不从此些机密费中支出?(当时前述之「外国
      公关公司」、「海外民运人士」、「甲君」、「来自曾天
      赐三百二十万元」之四件秘密外交均尚未发生)再者,前
      述第一件「台湾礼敬团」(Taiwan Salutes)赴美推动台
      湾加入联合国,乃公开性之造势活动,早经国内各大媒礼
      报导(相关网络新闻打印资料附卷参照),根本无机密性
      可言,若真有另觅财源之必要,以总统统揽国家大器之尊
      ,要求从外交部或国安局等单位动支机密或非机密预算,
      或是直接向民间募款区区二百五十万新台币应非难事,何
      以舍此些正常途径不取,而以「私人借贷」方式秘密筹措
      经费,实有违经验法则。再者,吴淑珍夫人从民国九十一
      年七月起即已开始提出他人发票申领国务机要费,而陈总
      统所述之第一件外交工作「台湾礼敬」则是同年九月之事
      ,已是二个月之后;至于陈总统所提之第二件外交工作是
      在九十二年五、六月间(马永成九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笔
      录参照),更是在将近十个月之后,吴淑珍夫人焉有在九
      十一年七月提出他人发票之时即预见将来有此二件特定「
      秘密外交案件」之发生?若此理由成立,任何行政机关首
      长或企业负责人岂不均可以空泛之「来日不时之需」为由
      ,先行将公款私吞,再以「无不法所有意图」脱免刑责?
      贪污治罪条例之利用职务上机会诈领财物罪应属既成犯,
      吴淑珍夫人在每次提出他人消费发票领得国务机要费时,
      即已成立犯罪,其日后纵有支出,亦无得解犯罪之成立。
(四)若陈水扁总统果真有先以私人借款垫付秘密外交花费,再
      以提出他人发票请领国务机要费之方式取偿,亦应四百五
      十万元全数取偿才符合常理,然何以后来吴淑珍夫人只提
      出他人发票申领到二百五十万元左右即突然停止?况经查
      吴淑珍夫人历年来提出之他人发票金额,除前述SOGO等三
      家百货公司礼券发票以外,总数为一千四百八十万八千四
      百零八元,亦与陈水扁总统所称之取偿二百万多元相差一
      千二百万元以上,根本不足以互相扺销。
(五)综上所述,足认陈水扁总统所述其曾在九十一年及九十二
      年支出四百五十万元之事纵或属实,其支出当时或系从国
      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中支出,或系纯属其私人捐献,根本
      与国务机要费中之「非机密费」无关,自不得在本件案发
      之后,以「移花接木」之方式主张系「先垫款,后报帐」
      ,其此部分之说词,显不可采,从而由吴淑珍夫人出面请
      领国务机要费之贪污所得部分,即不得扣除该新台币二百
      多万元。
六、经查吴淑珍夫人提出申领国务机要费之发票中,有吴淑珍本
    人付现或刷卡之消费,亦有第一家庭成员总统之女陈幸妤、
    总统之女婿赵建铭及总统之子陈致中之刷卡消费,此部分经
    查亦应列为贪污所得,兹叙述理由如下:
(一)扣案之总统府国务机要费支出凭证当中,经查确定实际购
      买人为吴淑珍夫人者,共计二十九张,金额总计新台币
      1,494,224元,其消费内容包括餐饮及购买黄金摆饰、衣
      服、皮鞋、钻戒、太阳眼镜等物,其中有部分物品足以证
      明是吴淑珍夫人自己使用(从选购时之试穿、试戴、量尺
      寸、送回修改等过程确定,店员苏育慧、谢文香、张丽玲
      、郭少玲、陈怡君、郑棱菱、钱顺滨、郑淑娥、刘慧华等
      人之证词参照)。讯之陈水扁总统于九十五年八月七日第
      一次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第一家庭成员曾否使用国务机
      要费来购买自己所使用的衣服或首饰?」其答以:「没有
      ,如果有购买衣服或首饰的话,也是用来送人的,第一家
      庭成员不会自己拿来使用。」另吴淑珍夫人于九十五年八
      月二十日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陈水扁总统有无使用国务
      机要费购买珠宝、衣物送给您?」,答以「没有」。至九
      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陈总统第二次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
      经查国务机要费申领发票中,有些是吴淑珍夫人购买钻戒
      、衣服、太阳眼镜、皮鞋等物所取得之发票,您对此之解
      释为何?」陈总统始改称:「有二种情形,一种是我夫人
      买来自己用的,这是我馈赠给她的,这部分比较少。另一
      种情形是我夫人买来要送人的,是送给一些外宾或在婚丧
      喜庆时送人的。」,故此部分之争点在于有无馈赠之事实
      ?按依总统府预算书国务机要费之「计划内容」为「国家
      元首依据宪法规定行使职权,有关之必要费用」,「预期
      成果」为「有助国家政务之顺利推行」,「说明」则为「
      国家元首行使职权有关费用,包括政经建设访视、军事访
      视、犒赏及奖助、宾客接待与礼品致赠等经费」,从文字
      言之,固未明文不得犒赏或致赠礼品给总统夫人或其它第
      一家庭成员。惟从程序言之,亦应依照一般犒赏或致赠之
      程序为之,其数额亦应符合一般社会常情,否则总统岂不
      可以将全年度数千万元之「非机密费」全数致赠给第一家
      庭而擅自变相加薪?观诸扣案之民国八十九年度至九十五
      年五月三十一日之国务机要费支出凭证,其中政经建设访
      视、军事访视、犒赏及奖助与礼品致赠(含奠仪费、探病
      慰问品、庙宇香油钱等等)均有检具领取人之领据,注明
      日期、数额与受领人,其中馈赠物品部分(多为总统探视
      党国大老时致赠之水果与人蔘)亦均由总统府侍卫室或其
      他员工先行购买,再致赠物品,从未有受赠人先自行垫款
      再检具发票请领国务机要费之情形。然吴淑珍夫人购买自
      己物品之发票,并未检具领据,而系混同于一般发票当中
      ,与其它消费根本无从区分。再者,从单一物品之金额而
      言,吴淑珍夫人于九十三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台北市中山北
      路二段晶华酒店地下一楼卡地亚精品店购买之钻戒一只花
      费即高达新台币三十二万元(分立三张港商历峰亚太公司
      发票,于九十三年八月二日提出申领国务机要费),已与
      一般社会观念有所扞格。再者,吴淑珍夫人另一高额消费
      是九十四年六月上旬至蒂芙尼Tiffany中山店购买一只新
      台币1,327,500元的钻戒,经查其价金中之276,235元系以
      SOGO百货之商品券支出,此商品券之发票日后有用来申领
      国务机要费。如果该只钻戒是陈总统之馈赠,理应全数价
      金均由国务机要费支出,何以仅部分支出?
      此种方式亦与一般馈赠有违,足认在吴淑珍夫人消费之当
      时,陈水扁总统并无馈赠夫人之意思表示,亦无馈赠夫人
      之事实行为,自不得在案发之后以「追认」之方式认定该
      等物品系总统对于吴淑珍夫人之馈赠。
(二)至于代买物品致赠他人部分,陈水扁总统第一次应讯时固
      称「有时外宾来访时,其太太与小孩会跟他一起来台湾,
      我会交代我太太吴淑珍使用国务机要费去买东西来送给外
      宾家属。此外,亲友同仁家中有婚丧喜庆时,我也会交代
      我太太吴淑珍使用国务机要费来买一些东西来送给他们。
      」另吴淑珍夫人于九十五年八月二十日应讯时经检察官问
      以「您本人曾否自己先付款购买要送给总统有意馈赠的对
      象,然后将取得之统一发票申请国务机要费(即实际领到
      钱,而不是用来填补秘密工作造成之资金缺口)?若有,
      发票交给何人?如何领到钱?」,固有答以「有,对象都
      是层级比较高的女性外宾或男性外宾的妻子,我选的大都
      是女性用品,像我记得一年多前曾经去宜佳行(光复南路
      ,国父纪念馆捷运站出口附近)买过一条围巾,金额大约
      十万元左右,还有买过每套六、七万元的毛衣,之后还有
      去主仁绸布庄(塔城街附近)买过一条围巾十几万,还有
      剪了很多布料,可以做4、5套衣服,包括围巾总共花了三
      十几万。还有去宏佳银楼(民生东路四段附近)购买金饰
      要送人(此部分是送给本国人,包括一些年长者或是新婚
      、新生儿等),有买过金元宝、金项链、金链子、黄金做
      的摆饰等等,我去宏佳约两、三次,每次购买约十万元左
      右,以上都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其它我不记得了。以上
      购物所取得的发票我都有交给陈水扁总统去申报国务机要
      费。」等语,然其二人均未说明受赠之对象为何人。至九
      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陈总统第二次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
      「从您就任总统以来,您或吴淑珍夫人有使用国务机要费
      购买物品来馈赠给他人,这些对象是那些人?」陈总统仍
      答以:「我记不清楚。有些是外宾,有些是本国人。」,
      并无法说出任何具体姓名。另经核扣案之相关发票亦未检
      附任何领据或加注任何注记,自不得仅凭被告吴淑珍空言
      有致赠他人即认定该等物品确属陈总统馈赠他人之物。综
      上所述,吴淑珍夫人亲自购买物品取得发票所申领得之国
      务机要费,应不得排除在贪污所得之外。
(三)陈幸妤、赵建铭、陈致中刷卡付款取得之发票部分:经查
      陈幸妤刷卡付款之发票经用来申领国务机要费者有二十张
      ,金额总计为175,946元;赵建铭刷卡付款之发票经用来
      申领国务机要费者有八张,金额总计为78,461元;陈致中
      刷卡付款之发票经用来申领国务机要费者有三十二张,金
      额总计为86,944元。讯之陈幸妤(九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
      及九十五年十月二十六日)证称其刷卡消费之发票用来申
      领国务机要费者,均是其母亲吴淑珍委托其购买赠送他人
      之物品;赵建铭证称(九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购买物品
      部分均系其岳母吴淑珍夫人委托其购买用来送人或自用者
      ,另用餐部分则系受其岳父陈水扁总统委托代为宴请宾客
      者;陈致中证称(九十五年十月五日,另九十五年十月三
      十日经传唤因出国未到庭)购买物品部分均系其父亲或母
      亲委托其购买用来送人者,用餐部分则系其帮父母宴请一
      些支持者等语。然讯之陈幸妤、赵建铭、陈致中等人均无
      法说明其所购物品赠送对象与宴请对象之姓名与身分,另
      陈总统于九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应讯时经检察官问以「据
      陈幸妤、赵健铭、陈致中称,您有时会请他们使用国务机
      要费来宴请宾客,这些宾客之姓名与身分为何?」陈总统
      仍答以「都是一些长辈或朋友,姓名我记不清楚。」惟按
      赠送礼品予他人,如不知其性别、年龄、身分与品好,如
      何选购?另宴请他人时双方一定见面相聚一段时间,焉有
      全然不知对象姓名身分之理?况观该等用餐发票有数张之
      用餐人数仅为二人,如此一对一之宴请竟不知对象身分,
      更是与经验法则大相径庭。足认陈幸妤、赵建铭、陈致中
      所称「代购赠品」或「代为宴客」之陈述,均属回护被告
      吴淑珍之词,并不足采,渠等消费发票实与吴淑珍夫人向
      友人蔡美利等人索取来之发票无异,性质上均属系「他人
      消费付款发票」。故依陈幸妤、赵建铭、陈致中消费付款
      之发票领得之国务机要费,亦不得排除在贪污所得之外。
      贰、成立伪造文书罪部分(礼券发票部分)
一、本件用来申领国务机要费之发票中,虽有购买太平洋崇光百
    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OGO百货)、台北金融大楼股份有限
    公司(下称台北一0一大楼)与三侨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
    称微风广场)三家公司礼券之发票总计新台币11,950,044元
    经查亦属他人付款之发票(经查系种村碧君与王春娟分别出
    资委请吴淑珍夫人代向各该三家百货公司购买礼券时所取得
    之发票,证人施丽云、王春香、种村碧君、胡湘君、黄茂德
    、吴清友、罗仕清、刘衡、翁铢霞、钟旻辰、陈敏熏等人证
    词参照),然陈水扁总统与吴淑珍夫人均称此11,950,044元
    全部使用于代号为「F案」及资助某海外民运人士二件对外
    秘密工作上,并未纳为己有等语。经查:
(一)F案系由「财团法人诚泰文教基金会」(下称诚泰基金会
      )以「Taiwan Studies Institute」与某外国公关公司签
      约,契约期间为二年(民国九十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九十五
      年七月十五日),总共费用为美金一百零八万元(每年五
      十四万美元,分四季给付,二年八期每期美金十三万五千
      元)等情,业据诚泰基金会林诚一证述綦详,并有契约书
      影本在卷可稽。另本件费用之给付,是以诚泰基金会名义
      由诚泰基金会之银行帐户提款分八次汇至海外,而每次汇
      款之直接资金来源系汇款前数日之现金存入等情,亦经承
      办汇款及存提款之诚泰基金会董事长秘书曾秀惠、庶务(
      司机)陈水胜、苏澄滨等人证述綦详,并有存入凭条、取
      款凭条、存折、大额存提客户名单、汇出汇款申请书、中
      央银行外汇局九十五年十月二日台央外捌字第0950044576
      号函影本在卷足凭。而诚泰基金会银行帐户八次现金存入
      之来源,系总统府办公室主任马永成交予秘书郭临伍再转
      交予诚泰基金会执行长李天送等情,业据郭临伍、李天送
      证述綦详,并有李天送出具之领据原本在卷可稽。
(二)讯之马永成陈称其交给郭临伍之八次现金分别为:九十三
      年七月新台币5,000,000元、九十三年十月新台币
      4,300,000元、九十四年一月4,300,000元、九十四年四月
      4,300,000元、九十四年七月4,344,300元、九十四年十月
      4,550,000元、九十五年一月4,300,000元、九十五年四月
      4,401,000元,其资金来源则为:九十三年七月新台币
      5,000,000元及九十三年十月新台币4,300,000元全部从国
      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无庸检具原始凭证请领部分)
      支出,至九十四年一月之4,300,000元则已有部分系从国
      务机要费中之「非机密费」(须检具原始凭证请领部分)
      支出,而后五笔(九十四年四月4,300,000元、九十四年
      七月4,344,300元、九十四年十月4,550,000元、九十五年
      一月4,300,000元、九十五年四月4,401,000元)则是由继
      任总统办公室主任之林德训交给其现金,其再转交给郭临
      伍,至于其从民国九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至九十四年一月
      三日申领「非机密费」时所提出之发票,是陈水扁总统交
      予其之百货公司礼券发票十二张(SOGO十一张、台北101
      一张)面额共新台币4,800,000元。讯之林德训则证称九
      十四年四月、七月、十月及九十五年一月、四月其确实有
      交付每次约新台币4,300,000元之现金给马永成,其资金
      来源有部分是来自国务机要费之「机密费」,部分是来自
      「非机密费」,至于其从九十四年四月十二日起至九十四
      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申领「非机密费」时所提出之发票,是
      陈水扁总统交予其之百货公司礼券发票共十九张(SOGO
      十六张、台北101二张、微风广场一张),面额共计
      7,150,044元。以上二人所述,核与陈水扁总统与吴淑珍
      夫人之陈述相符,并有支出凭证粘贴单、发票及支付报告
      单原本在卷足凭。
(三)资助海外民运人士部分,经查有二次给付,一次是民国九
      十三年十一月十七日由民间人士郑明惠汇出美金
      99,703.95元(折合新台币3,300,000元),而郑明惠汇款
      之资金来源则来自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黄志芳(现任外交部
      部长)交付之现金新台币3,30,000元,黄志芳之新台币现
      金则来自马永成等情,业据郑明惠、黄志芳证述綦详,并
      有汇出汇款申请书影本在卷可稽。第二次付款予相同之海
      外民运人士则是于民国九十五年四月间及六月间由民间人
      士杨豊明在国外当地先后二次各交付现金五万美元(共计
      美金十万元)予某许姓华侨再转交予该民运人士,而此十
      万美元之资金则系先由另一位民间人士张维嘉从第一银行
      天母分行分二次汇给杨豊明,事后郭临伍(此时已调任行
      政院反恐怖行动管控办公室主任)再分二次各归还五万元
      美金现钞与新台币现钞一百六十多万元(折合美金五万元
      )给杨豊明,至于郭临伍之十万美元现钞则来自马永成等
      情,业据张维嘉、杨豊明、黄志芳及帮郭临伍将美金兑换
      成新台币之曾秀惠证述甚详,并有张维嘉在国内之汇款资
      料与银行往来明细、杨豊明在国外之提领美金现钞资料、
      张维嘉取回垫款后之存款资料、汇入买入汇款或折换申请
      书、郭临伍与该民运人士联系之电子邮件等影本在卷足凭
      。讯之马永成则陈称九十三年十一月其交付给黄志芳之新
      台币现金3,300,000元是来自国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
      (无庸提出发票请领),另九十五年四月间其交予郭临伍
      之十万元美钞则是林德训从国务机要费中拿出新台币三百
      多万元,其再请总统府办公室秘书陈心怡至银行购买美金
      等语。所述核与林德训之证词「(我于今年交给马永成用
      来资助海外民运人士之新台币330万元)是从国务机要费
      现存之现金结余中支出,我没有为此330万元再去找发票
      来核销」等语,及陈心怡与受陈心怡委托办理外汇之交通
      银行职员周钰玲所述各节相符,并有汇出汇款或折换申请
      书影本在卷可稽。
(四)依马永成以上所述,在其担任总统府办公室主任期间,其
      由国务机要费支付之秘密外交工作计有F案部分新台币
      1360万元(三期);资助民运人士美金十万元(新台币
      330万元),而其提出之「他人发票」即百货公司礼券发
      票面额共计新台币480万元,加减后可知从「机密费」应
      有1210万元之支出,而此段期间(九十三年七月至九十四
      年一月)总统府国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部分,九十三
      年度共领取24,072,000元,九十四年一月则领取
      4,705,000元(均于月初以现金发给,附卷之「国务机要
      费收支状况表」参照),故数额上确有全部由国务机要费
      (含机密费与非机密费)支付之可能。另林德训接任总统
      办公室主任后,F案之支出计新台币21,895,300元(五期
      ),资助民运人士美金十万元(折合新台币3,278,650元
      ),而其提出之「他人发票」即百货公司礼券发票面额共
      计新台币7,426,279元,加减后可知从「机密费」应有
      17,747,671元之支出,而此段期间(九十四年一月至九十
      五年四月)总统府国务机要费中之「机密费」部分,九十
      四年度共领取24,072,000 元,九十五年度从一月至三月
      三十一日止则领取6,085,000元(附卷之「国务机要费收
      支状况表」参照),故数额上亦确有全部由国务机要费(
      含机密费与非机密费)支付之可能。
(五)F案之前身C案(C案已于九十二年六月底停止,间隔一年
      后才有F案之成立),确实另有资金来源,而无庸由国务
      机要费支付乙节,固据前总统李登辉先生、诚泰基金会董
      事长林诚一、诚泰基金会执行长李天送、国家安全局局长
      薛石民、国家安全局前会计长赵存国、屈张龙及现任会计
      长陈天送证述甚详。惟自从「奉天」与「当阳」项目经费
      缴库后(「奉天」于九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缴回三十亿零
      一百六十五万九千三百二十三元,「当阳」于同年十月十
      四日缴回七亿零一百三十七万三千六百五十八元),国安
      局并未再编列任何秘密外交之预算,亦未支付F案任何费
      用等情,业经自九十三年四月四日起担任局长之薛石民结
      证属实,并有国家安全局95年10月20日洁治字第0020644
      号函在卷足凭。另讯之现任外交部部长黄志芳(九十五年
      一月二十五日就任)亦结证称外交部并未支付F案之任何
      费用,复有外交部95年10月24日外北美一字第
      09501207630号函在卷可资左证。另国防部亦以95年10月
      17日法浩字第0950002011号函覆本署称「经查本部于民国
      93年至95年间,并未以经费支付『财团法人诚泰文教基金
      会』与国外公关公司所签订契约之报酬及经由总统府资助
      滞留0国之大陆民运人士」等语。至于资助海外民运人士
      部分,前述函文及外交部95年10月30日外北美二字第
      09501207640号函亦均表明该等机关均未出资。
(六)综上所述,关于「外国公关公司」与「资助海外民运人士
      」二件密秘外交工作,被告与所有相关人士均在案发后第
      一次应讯时即已做充分说明,经查其资金流向与汇兑及汇
      款等书面资料复均相? 合,且其支出期间与礼券发票请领
      国务机要费之期间亦均集中在九十三年十一月至九十五年
      一月。再者,此部分之礼券发票金额均为整数大额,开立
      时间分批集中,属有计划性之取得,不似前述之他人发票
      系属零星小额、时间支离破碎之随机性之取得。本件既查
      无其它资金来源,马永成与林德训复自始即坚称F案与第
      二次资助民运人士之花费,有部分系来自以百货公司礼券
      发票申领之国务机要费中之「非机密费」,自不得仅因其
      二人有关「甲君」部分所述不实,即对其二人之其它说词
      全部不予采纳。从而三家百货公司礼券发票所申领得国务
      机要费计新台币11,950,044元部分,应仅成立伪造文书而
      无贪污罪嫌。
      惟因此部分与前述起诉贪污罪嫌部分具有连续犯之关系(
      依刑法第二条从轻原则,本件仍适用旧法),属裁判上一
      罪,故不另为不起诉处分。
参、查无确切犯罪证据部分
一、魏千峰律师于九十五年十月二十日来函转述有民众检举陈水
    扁总统于视察公家单位时发给「空红包」乙节,经讯之总统
    府侍卫室上校侍从武官杜承谋证称:「一般情形下,总统至
    国军部队等单位巡察时,犒赏金都是由该单位自行支出,我
    们侍卫室这边只带空的红包袋下去,该红包袋是特别印制的
    ,上面有烫金的『总统赠』三字」、「94年5 月我有陪同陈
    水扁总统去高雄参加海巡署演习…该次有发给慰问金,但是
    由海巡署自行准备,我们侍卫室都是由该单位自行支出,我
    们侍卫室只备便空的红包袋而已」、「另外有一次至高雄某
    民间团体参访时,犒赏金是由内政部准备的,我们侍卫室这
    边也只是准备空的红包袋而已」,至于在发空红包袋之情况
    下,「没有请对方写领据,也没有请领国务机要费」等语(
    九十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讯问笔录参照)。可见总统巡视时,
    依惯例确有由受访单位自行准备犒赏金之情事,然重点应在
    于此情况下,有无人仍向受赠单位索取领据来诈领国务机要
    费。经核阅前述来函所述期间(九十三年春节期间、九十年
    八月底、九十一年三月底、九十四年五月底)之国务机要费
    凭证结果,均未发现有检举内容所指之公家单位出具之任何
    领据,故纵使检举内容所指之公家单位有自行准备犒赏金,
    亦查无有人犯罪之确切证据。
二、现行实务上国务机要费之「机密费」部分仅以「领据」或「
    领款收据」领取乙节,经查固无确切之法令依据。惟查总统
    府长久以来并未为总统编列一般行政机关首长所得运用之「
    特别费」(卷附之总统府预算书参照),所以惯例上均将国
    务机要费视同「特别费」处理,部分于月初即以领据领出,
    部分则须检具发票等单据始能申领等情,业据前总统李登辉
    先生证述属实。故「机密费」部分仅以「领据」而未检具单
    据领取,纵有违相关之审计法规,亦难认有刑法上违法性之
    认识,自不得仅因具领时未检附单据,即遽认有不法所有之
    意图。况讯之马永成与林德训均证称「机密费」每年用于三
    节犒赏文武百官之固定开销均达八、九百万元以上,另其二
    人亦坚称确有使用部分机密费「F案」等秘密外交等工作,
    已如前述。此外,此部分并无发票等书面资料可供查核单据
    之真伪,另经核对第一家庭成员之银行帐户往来明细,亦未
    发现每月请领机密费时有相对应数额存入之情形,故此部分
    亦查无具体事证足资证明有人犯罪,并此叙明。
三、至于前述太平洋崇光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台北金融大楼股份
    有限公司与三侨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三家百货公司礼券之发票
    总计新台币11,950,044元部分,经本署从礼券回流之收银台
    追查相关专柜客户资料及差额刷卡资料再传讯多名消费者、
    经手人与店员查证结果(证人林岳霖、黄雅兰、洪瑜徽、林
    淦治、邱毓贞、黄淑琴、林千鹤、连丽娟、洪瑜徽、黄雅兰
    、郑碧英、王玉琴、施鸿鸣、郑碧琼、蔡淑慧、刘衡、施英
    豪、史美瑜、连静仙、陈咏华、骆姿蓓、林美琴、朱诚美、
    詹学慧、潘妮妮、李治芬、潘馥妃、薛婉菁、张佩玲、龚素
    珠、林燕玲、陈宝如、陈宝卿、陈万生、侯亭亘、余月娥、
    林怡君、林彩云、杨淑贞、林静怡、洪秀瑜、张佩馨、陈妙
    如、田惠筑、游晓翠、李嘉华、黄启铭、徐施影、张春香、
    王哲聪、蔡雅丽、张慧敏、林沂慧、龙淑华等人证词参照)
    ,并未发现有直接从吴淑珍夫人取得该等礼券或交付价款给
    吴淑珍夫人之情形,故吴淑珍夫人所述其仅系代王春娟与种
    村碧君向三家百货公司购买礼券,其本人并非买受人,应与
    事实相符,故此部分尚查无其它犯罪情事,并此叙明。
肆、核被告等所为,被告吴淑珍系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条、第二百
    十条、第二百十四条之伪造文书罪嫌与贪污治罪条例第五条
    第一项第二款之公务员利用职务上之机会诈取财物罪嫌,被
    告吴淑珍虽未具公务员身分,然其与具有公务员身分之人共
    同实施犯罪,请依刑法第三十一条第一项论以共犯,惟并请
    依同条项但书之规定减轻其刑;被告马永成系犯刑法第二百
    十六条、第二百十条、第二百十四条之伪造文书罪嫌;被告
    林德训系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条、第二百十条、第二百十四条
    之伪造文书罪嫌及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之伪证罪嫌;被告陈
    镇慧系犯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之伪证罪嫌。被告吴淑珍、马
    永成、林德训均请论以共同正犯及连续犯。被告马永成、林
    德训所犯伪造文书罪部分并请依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公务员
    假借职务犯罪之规定加重其刑,惟查其二人此部分之犯罪,
    系因执行秘密外交所采之不得已手段,请审酌其等犯罪动机
    ,均请在处以有期徒刑后并宣告缓刑。另被告林德训、陈镇
    慧所犯伪证罪部分,请审酌其二人在侦查终结前均已坦承犯
    行,颇具悔意,亦均请在处以有期徒刑后并宣告缓刑。
伍、依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一项提起公诉。
        此 致
台湾台北地方法院
中  华  民  国  95  年  11  月  3   日
                              检 察 官   陈  瑞  仁
                                           周  士  榆
本件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中  华  民  国  95  年  11  月  3   日
                              书  记  官   康  敏  郎
附录本案所犯法条全文

中华民国刑法第134条
公务员假借职务上之权力、机会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
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但因公务员之身分已特别规定其刑者,不在此限。

中华民国刑法第168条
于执行审判职务之公署审判时或于检察官侦查时,证人、鉴定人
、通译于案情有重要关系之事项,供前或供后具结,而为虚伪陈
述者,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华民国刑法第210条
伪造、变造私文书,足以生损害于公众或他人者,处5年以下有
期徒刑。

中华民国刑法第214条
明知为不实之事项,而使公务员登载于职务上所掌之公文书,足
以生损害于公众或他人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
下罚金。

中华民国刑法第216条
行使第210条至第215条之文书者,依伪造、变造文书或登载不实
事项或使登载不实事项之规定处断。

贪污治罪条例第5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者,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6千万元
以下罚金:
一、意图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违背法令收募税捐或公债者。
二、利用职务上之机会,诈取财物者。
三、对于职务上之行为,要求、期约或收受贿赂或其它不正利益
    者。
前项第 1 款及第 2 款之未遂犯罚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醉眼看天下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