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除了是非,还有感情

我想还是解释两句吧。这里的解释,是个人发言,不代表公司,请勿用作呈堂证供。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新快报》是羊城晚报集团下属的子报,他们刊载了老罗的世界杯球评。《新快报》授权同属羊城晚报集团的金羊网在互联网上发布所有内容。在技术上,金羊网无法一一核对子报的信息来源是否合法。老罗要求金羊网按千字千元赔偿,金羊网的律师提出按国家的一个规定,按千字几十元支付稿酬,老罗认为这是是对他尊严的冒犯,把金羊网告上法庭。老罗的代理律师看来是欠缺经验,未将金羊网的网页公证。所以,金羊网的律师在法庭上辩护时,技术性要求原告方代理律师举证证明金羊网曾经刊载过老罗的文章。可能因为律师在法庭上措辞的缘故,老罗据此认为金羊网否认了刊载他的文章,便将金羊网列入无赖网站的行列。我一直认为,用道德批判来评价法律问题有欠妥当。对此,我在“老罗且慢说‘无赖’”一文中有所讨论,且与老罗通过几次电话沟通对此的看法。

但我了解老罗的为人,我不介意他在博客里对金羊网作负面的评价,那毕竟是他个人的言论。直至他在牛博网上挂出了“侵权后态度恶劣作风无赖的网站及媒体”清单。对此我有不同看法,就如我在“跟牛博说再见”一文中所说:“牛博事实上应该视作为一个公共的语话平台,老罗将鲜明的个人色彩加诸于此平台是否合适,相信有探讨的空间。”

至于“宽容是自由主义应该坚守的价值”,跟老罗如何看待非法转载无关,这个问题上,我相信我跟他没有冲突。是对就当前的事件而言,老罗知道我的单位与职务,他应该能够预见到牛博网挂出“侵权后态度恶劣作风无赖的网站及媒体”清单后我的感受。我相信他是认为宁愿坚持他的价值判断,或是他高估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说了,生活除了是非,还会有感情,当然,也会有活在当下的人情。各人的取舍不一,选择的行为方式也不一样。对于我来说,没到要站在老罗的立场一起批判自己单位的地步,又不想勉强自己,只好选择离开。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点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生活除了是非,还有感情

  1. k说道:

    你误会了, "牛博事实上应该视作为一个公共的语话平台",事实上,老罗一直把这当自己的私人空间,去的都是他的朋友。如果他真把它当作公共的话语平台,也就不应该暗示作者对中医等问题应该持什么态度了。

  2. Aaron说道:

    走的好。那不过是为人作嫁而已。其自诩傻X,最爱装X。

  3. Hans说道:

    十分理解你离开牛博的原因.
    换了自己,也是如此.
    不过,msn空间始终不太好访问,你有其他Blog吗?

  4. Jiong说道:

    一直都是在这里看北风老师的文章的,后来去过茶居和凸凹,牛博的镜像嘛,还真没怎么去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好聚好散吧

  5. Unknown说道:

    我看到,每一桩赤裸的是非背后,都是暧昧的感情。

  6. 文兵说道:

    北风老师,您好!
     
    我很羡慕文章写得好的人,所以很羡慕你。不过,如果文章不是用来抒情而是用来说事的,那它的严谨比它的美更重要。
     
    “《新快报》授权同属羊城晚报集团的金羊网在互联网上发布所有内容。在技术上,金羊网无法一一核对子报的信息来源是否合法。”首先,作为搞传媒的,金羊网应该知道:即使该作品是经作者授权在《新快报》发表的(即来源合法),《新快报》也无权将他人的作品授权自己发表,除非著作权所有者明示同意。就是说,金羊网只可以转载版权属于《新快报》的作品。当然,如果《新快报》上发表老罗的文章时将作者名改成“新快报”,金羊网不知情,属于善意第3者,则另当别论。
     
    “可能因为律师在法庭上措辞的缘故,老罗据此认为金羊网否认了刊载他的文章,便将金羊网列入无赖网站的行列。”老罗在《侵权者的作风越来越无赖了》和《再说无赖》两文中均明确说金羊网律师否认刊登过老罗的作品,而您说“可能”是“措辞的缘故”所以老罗“据此以为”,金羊网是不是“明确否认”,我们旁观者当然相信当事人老罗的话,即金羊网在法庭上否认刊载他的文章。
     
    另外,当法律难以解决问题时,道德批判绝对是一个有效办法,很多时候我们甚至可以不选择走法律途径而只选择用道德批判。这只是个人喜好而已。老罗采用此法说明老罗对自己的权利看得很重要,也许北风觉得无所谓?
     
    我很赞成北风说的“生活除了是非,还会有感情,当然,也会有活在当下的人情”,也理解你的选择。以上只是对该文几处观点的探讨。
     
    牛博网网友:kansini (yaownbig@hotmail.com)

  7. 云超说道:

    kansini,我详述事情经过,并不是否认我们的侵权责任,只是表明我们刊发此文并非主观故意。对于代理律师来说,他们当然希望能够最大限度维护代理人的利益—-如果能够否认的话。另外,被告不应自证其罪,陈瑞仁检查官在台湾国务机要费一案的起诉书里也曾说,“被告有说谎的权利”。律师即使否认曾经刊登,我想在法庭上,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点在刑事案件的辩护里经常会看到。法庭上律师的做法,我认为应视作一种诉讼技巧,而不应对此作道德评判。在事件当中,我基本上算是一个局外人,老罗抡起道德大棒时,我却成为受害者,置我于尴尬境地,我想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8. 文兵说道:

    再就这个小问题探讨一下。
     
    我不知道台湾检查官的言论有多大代表性。刑事案件的辩护里的确经常会看到被告(或代理人)说谎。举个刑事案件的例子:比如说一个人偷了东西被以盗窃罪提起公诉,被告坚持“我没偷东西”,作无罪辩护,若最终找到确切证据确认盗窃事实成立,法院对这种无罪辩护的量刑一般要比有罪辩护重很多。这说明,法院(或者法律)要严惩不承认事实者,也就是说谎者。
     
    另外,我权且相信你们“刊发此文并非主观故意”(我说“权且”的原因见上一条留言),那为什么不承认刊载的事实作“有罪辩护”呢?我相信大多数人,包括一个公正的法庭,也包括你北风,会认可第三方GOOGLE的快照。
     
    不过随便讨论讨论而已。
     
    一个令你讨厌的网友:kansini

  9. 云超说道:

    kansini:“为什么不承认刊载的事实作“有罪辩护”呢?我相信大多数人,包括一个公正的法庭,也包括你北风,会认可第三方GOOGLE的快照。”为什么不作“有罪辩护”,这也是我不认同公司律师处理方式的原因之一。辩护可以有很多选择与策略,我只是觉得可以理解辩护律师的策略,但不代表我会这么做。关于第三方GOOGLE的快照的问题 ,我们是巴不得可以采用这一标准,在绝大多数与我们公司有关的著作权官司里面,我们是扮演原告的角色,如果法庭能采用第三方GOOGLE的快照作为证据,我们将大大节省诉讼的成本与时间。问题在于,我们国家的司法,能否采用一个境外网站未经公证的且可以被改变的网页作为证据?如果真可以这样的话,我们将为老罗一审胜诉而欢呼,我们将放弃上诉。在放弃上诉之后,我们还将大张旗鼓去赞扬这一司法判例—-这无疑将为国内普遍存在的网络侵权诉论指引一条光明之路。至于是否会置某司法当局于尴尬境地,那将超出我们关心的范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