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禁电”第二案开庭,华农大老师告交警

没办法,留个备份。

金羊网 2007-02-01 23:03:09

金羊网讯:因骑行电动自行车被处罚,华南农业大学老师陈建新对广州交警支队巡逻大队提起的行政诉讼,今天下午在天河区人民法院开庭。执法的程序问题成为原告方的着力点,并非如外界原先估计的“电动自行车能否认定为机动车”。原告方认为,被告行政处罚过程中存在重大的程序瑕疵,这
一行政处罚应该被撤销。

与“禁电”第一案在番禺开庭时略有不同,这次被告方看起来是准备得更加充分。庭审安排在天河区法院最靠里边的第四法庭,在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进入法庭时,二三十个旁听席位上已坐满了旁听人士,数十位电动车用户和前来旁听的华农大学生,未能进场旁听。经与法警协商,大约十人被允许挤在门口旁听。法院安排了至少四名法警在走廊维持秩序。

原告陈建新行政起诉状陈述的事实称,2006年12月20日,原告在岑村路段骑行电动自行车时,被广州交警巡逻大队警员扣车,警员开具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凭证注明扣车理由为“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原告称,因其工作繁忙,便由其亲戚雷春林持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至被告处“接受处理”。被告向原告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认定原告骑行的是“两轮摩托车”,并存在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及未随车携带加强证等两种违法行为,各处100元的罚款。12月29日,原告缴纳了罚款后,取回被扣的电动自行车。原告因为服此这处政处罚决定,遂于今年1月8日对广州交警支队巡逻大队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代理律师浦志强及王井云在庭审中认为,被告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存在重大的程序瑕疵,这一处罚应该被撤销。雷春林拿着陈建新的身份证去“接受处理”,两个人的差异非常之明显。被告在行政处罚过程中,经办警察没有核实原告身份,去接受处罚的不是陈建新本人,在处罚决定书上签字的也不是陈建新本人。雷春林今天出庭作证时称,警察在处理的过程中,也没有向他调查事实经过,没有告知处罚的基本情况、法律依据、处罚种类。更没有向当事人口头告知陈述事实和申辩等当事人应该有的权利。按一般程序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至少要有两名工作人员签字盖章,而在这次处罚过程中,警察只有一个人在场及签名,这些法定必须履行的程序都没有履行。

此外,原告方认为被告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做出的认定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根据国家相关标准规定,两轮摩托车的速度必须在50公里以上,而当事人骑行的电动自行车的速度远未达到这一标准,即使就如当事员警陈述所称时速超过了25公里,也达不到认定为摩托车的时速标准。既然没有认定其为机动车的相关依据,在此基础上认定被原告所骑车辆没有悬挂机动车号牌及原告没有携带驾驶证的行为更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被告方辩称,“执勤民警根据平常业务学习,现场工作掌握”,认为被告骑行的电动车最高时速大于20km/h,整车重量大于40kg,“因此,该车不属于非机动车,应按机动车处理。”不过,被告在法庭上提交的证据,仅仅是执勤民警在做出行政强制措施时的执勤经过,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及行政处罚行为是否合法。

因原告提出了笔迹鉴定申请及要求当事民警出庭质证的申请,审判长也暂未决定是否接受原告方提出的申请,此案有可能再次开庭。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醉眼看天下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