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导游们的矛头不应指向媒体

桂林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7月29日发布的消息称,由于《桂林日报》7月26日第七版“桂林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直指违规旅行社和导游”的不当报道,造成一定的影响,引起了部分旅游从业者于26、27、28日聚集到市政府上访。7月29日,《桂林日报》和记者对报道不当发表了公开致歉书,称报道“造成不良影响,特向导游及旅行社公开致歉!” (7月30日《新快报》)

据了解,7月26日《桂林日报》的这篇文章披露了当地一些旅游景点的底价及市场操作内幕。当地的旅游从业者认为该篇文章让他们无法继续谋生,便连日以激烈的方式来指责新闻工作者欠缺社会责任心,并且要求桂林日报澄清报道并惩处相关记者。

导游们的矛头似乎指错了方向,造成他们目前谋生艰难的不是媒体,而是现行的旅游管理制度及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众所周知的是,目前旅游市场管理较为混乱,尽管监管部门一而再再而三的严令旅行社不得实行零团费,但在利益面前,零团费或负团费早已成为了各旅行社的普遍做法。导游不仅无法从旅行社的团费中获取收入分配,甚至还要按人头以倒贴管理费的方式得到带团的资格,再从游客门票价格与旅游景点底价两者获取差价及购物回扣作为收入来源。媒体的报道只是让从业者的非正常利润空间更受压缩。

桂林旅游从业人员的表达方式也颇有可议之处。群众运动必须具备其正当性,导游们上街,维护的是畸形旅游体制下面的不正当利益,与公众利益是相违背的,并不具备正当性。如果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矛头似乎应该针对旅游监管部门,提出类似于“支持媒体披露市场黑幕,维护导游与游客的正当利益”的诉求,以取得媒休及市民更广泛的支持。

相信桂林的旅游从业人员也明知根源是在体制方面,宏观层面的变革却决非朝夕之功,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压力发泄到媒体身上。但这样的做法无疑对媒体也是非常不公平的。对于媒体记者来说,做出这样的报道也是希望能让旅游市场健康发展。但从桂林官方发布的消息、《桂林日报》及记者的公开道歉来看,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前提下,当局作出了不利于报社及记者的协调,向旅游从业者妥协了,报社与记者也不得不违心作出了道歉。桂林旅游从业者的“利益”似乎也得到了维护,但对于整个旅游产业链最为弱势且本应最有发言权的游客来说,他们本应该受到保护的利益被忽略了,他们仍将在缴纳正常团费之外,饱受导游的盘剥。而畸形的旅游市场,仍将畸形下去。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有意思,厦门市民“散步”桂林人民“乘凉”,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魔咒下,桂林并不具正当性的群体运动获得了“胜利”;而厦门市民非常具备正当性的反PX游行,却有市民遭到逮捕或拘留。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醉眼看天下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