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禁止采访,给记者找小姐

李润文(中国青年报记者)

11月27日10时15分,响水县化工园区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造成数十人死伤。

事故发生后,盐城市立即启动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

当天下午3时30分,新华社、扬子晚报、金陵晚报等多家媒体到达事故现场,路口已被数十名警察和保安封锁,记者采访、拍摄时,遭到警察阻拦,并强制他们离开现场。

当晚,江苏省各家媒体记者均接到单位电话,要求他们撤离,统一发新闻通稿。

响水县委宣传部当晚邀请各家记者到一家娱乐城去唱歌。

23时40分,本报记者到达响水县五洲宾馆,这里是响水县事故处理新闻发布会所在地,响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庆大接待了本报记者,并安排住在了五洲酒店。让本报记者没想到的是,从见面开始,本报记者就被他们全面监控,被软禁在宾馆之内。

11月28日8时,周庆大来到房间,拿出一个信封,说是新闻通稿。

信封内一张纸裹着一叠钱。

"这是给你们的辛苦费",再三推辞,记者都没能把这个信封退还给对方,清点数目,正好一千元,据了解,所有记者都收到了1000元辛苦费。

9时,记者溜出了宾馆。

警察在医院门口把守,盘问每一个进入医院的人,记者以亲友看病人的名义进入病区,住院部过道里都住满了伤员,穿制服的人来回巡逻,记者刚和一个伤员搭上话,就被医院医生和保安轰走。

在联化公司门口,警察驱赶记者离开,有三个人跟着记者,禁止记者拍照、寻找当事人,直到记者离开园区。

一上午,响水县委宣传部、盐城市委宣传部拨打30多个电话,询问具体位置,以召开新闻发布会为由,要接记者回宾馆。

下午,记者以寻找亲友名义到灌南县殡仪馆,联化公司一名管理人员要求看记者身份证,并强行扣留了记者和所乘的出租车,撕扯记者衣领,强行搜身、搜车,威胁出租车司机,"记下牌照以后收拾你"。

恰逢宣传部打来电话,记者要求报警,对方才放行,但一直驾车跟踪。

回到宾馆,记者立即向响水县县委宣传部、盐城市委宣传部负责人通报此事,对方不予理睬。记者提出到事故现场、到医院采访,对方以联系采访为托词,限制记者离开房间。

28日晚,记者以无法上网为由,提出换酒店,多次交涉,对方四名工作人员以"为记者服务、保护记者安全"为由,陪同去了另一家酒店。

他们同时开了三间房,记者被安排在最里面的房间。晚上,不断提出请记者去洗澡、洗脚、按摩、唱歌、打牌、吃饭,多次提出要给记者找小姐。

记者严词拒绝了他们。四个人一直呆在记者房间,使记者无法工作,直到晚上一点,其中一人直接住在记者房间。

在记者再三要求下,他才离开了房间。

11月29日

5时30分,记者悄悄离开了房间,刚走到宾馆大堂内一名保安在值班,宣传部两名工作人员睡在大堂的沙发上。

看到记者要走,保安立即叫醒了宣传部工作人员,来不及穿鞋,两人扑上来死死拉住记者,无奈,记者只好重新回到房间。

早晨9时,记者要离开酒店,但被对方强行堵在房间内,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仍以正在联系之中为由拖延。

记者就他们干涉独立采访向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姜友新提出强烈抗议,对方不予理睬。在强烈要求之下,宣传部门带新华社记者进入厂区,在距离爆炸现场50米远的地方拍了照片,这是事故发生后,新闻媒体发出的唯一现场图片。

整整一上午,都被堵在宾馆房间,打私人电话都有人旁听,宾馆固定电话记者压根不敢使用。

本报记者与新华社记者双方商定联合行动。对方预谋强行隔离两家新闻单位记者,他们担心记者互通信息。

下午,新华社记者邓华宁要回南京,对方护送他回去。趁着混乱,新华社记者刘兆权与本报记者上了停在宾馆后院的新华社的采访车。

十几个人立即蜂拥过来,拦截、试图打开车门上车,有人拉上了一扇大门,趁着另一扇大门还没关上,采访车冲出了宾馆。

恰逢没车,十几个人慌了神,一路狂奔,到处拦车追踪。

采访车连拐了三个弯,穿过了一个农贸市场彻底甩掉了他们。

邓华宁发短信说,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姜友新十分恼火,命令盐城市交警查新华社车牌,看记者到底去了那里。

采访结束后,记者晚上返回宾馆,在正常洗浴后,记者正在休息,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进入房间,响水县宣传部副部长极力撺掇让记者选一个,到其他房间去做按摩,被记者拒绝。

新华社记者刘兆权也有同样遭遇,前后有几拨女子进入房间要为他做按摩,最终没有得逞。

11月30日

早晨起床后发现,新华社的采访车被两辆车彻底堵住,无法出车。

整整一天,记者被困在宾馆,当天下午,应记者多次要求,响水县召开第二次新闻发部会,记者采访当事人的要求被拒绝。

约好了一个采访对象,但无法脱身,只好让新华社司机小韩去见采访对象。

18时,小韩下楼看车,响水县委有人跟在他身后,转了几个弯还是甩不掉,小韩突然撒腿就跑,两人在马路上展开长跑大赛,侦察兵出身的小韩终于在跑了2000多米之后成功的甩掉了跟踪者,与采访对象接上头,重新约定了采访时间、地点。

当晚,包括司机在内,我们三人又一次遭到骚扰,宣传部一再提出要把小姐送到房间来,最终没有得逞。

12月1日

本报记者与新华社记者商定,暂时撤离响水县,彻底甩掉他们后再回来采访。

盐城市委、响水县委两辆车护送记者离开了盐城,并送记者上了通往扬州的高速路,在一路上,先后出现了三辆盐城牌照的车辆时前时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司机小韩断定是跟踪车辆,直到我们进入扬州市,跟踪车辆才消失。

1日晚19时30分,记者再次返回,担心车辆目标太大,主在连云港市灌南县,包车到响水县,2日0时,终于见到了幸者,讲述了事故发生经过。

他说,厂里、村里都已经开过会,警告他们不准和记者接触,禁止相互谈论此事。

自事故发生后,民间谣言流传甚广,有人甚至称死亡人数过百人,厂里曾用卡车偷偷拉运尸体。

事故发生后,有知情人在网上发帖,议论爆炸事件,但相关内容帖子都被删除。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