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人的“自尊过敏综合症”

张晓舟《弄他!弄他!》文章一出,学生跳起来了,市民跳起来了,人大代表跳起来了,政协委员跳起来了,报社的编辑记者竟然都跳出来了,反应是比揭了他们的祖坟还大。"最牛钉子户"户的时候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大暴雨成灾后本应问责的时候看不到他们的身,在触及到"性"的时候,他们跳起来了。这也难怪的,有什么比质疑自己性能力更伤自尊的事情么?

有种心理疾病叫"自尊过敏综合症"。心理学上说,这种症候群是因自卑而起。自卑情绪人人都有,但大多数人可以通过积极的行为,通过自我努力,克服这种自卑,在自卑中走向自信。但也有这么一些人,自卑中却找不到正确的方向,慢慢积累,就成了"自尊过敏综合症"患者了。

有些重庆人就表现出来这种病症。以前跟成都死掐,酿成"川渝情结",后来好不容易弄个直辖市、改革试验区,看不到在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与其他城市的差距,却腾空生出莫名的自信。同样的批评,落在北京广州这些城市,恐怕是波澜不兴,事实,已经有无数更尖刻的批评,指向这些城市。重庆人这次被张晓舟踩了尾巴,自然就全都跳起来了,这部份重庆人的反应,毫无疑问是一种典型的"自尊过敏综合症"病症。

"自尊过敏综合症"患者的一个典型表现是,他们可能对自身的缺点了然于胸,自己或是熟视无睹或是常常提起,但他们对来自外界的批评却往往反应过度。对于此,历史上有迹可寻且数不胜数。

毫不例外,这次重庆的"自尊过敏综合症"患者们也表现出了反应过度的特点。他们忘了面对批评的首要姿态是反省自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次重庆人的反应,基本上,与批评的内容无关。甚至,有些还非常荒唐。试举几例:

"重庆求精中学严正声明"要求"对张晓舟等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重庆政协委员蒋万跃认为南方都市报方面"没有明确定性、没有处理结果"、重庆人大代表的邓明鉴希望中宣部今后加强媒体监管力度,不一而足。这里的"处理",虽无明说具体内容,但毫无疑问是针对张晓舟采取纪律处分之类的,如果能把张晓舟开除出新闻队伍,上述的重庆人恐怕会欢天喜地奔走相告。连最保守的部委之一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都说过,让媒体说话,天塌不下来。重庆人的思维,却还是停留在肉体消灭的层次上。

重庆人,也不妨看看前任市委书记汪洋同志是怎么对待说错话的。在政协第十届广东省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一个座谈会上,汪洋说到领导要讲什么话时说:"要让领导同志讲真话不讲套话,讲实话不讲空话,讲有感而发的话不讲照本宣科的话,就必须允许他讲不准确的话,或者是允许他讲错话!"。

张晓舟从短袖就联想到裸体,看到"求精中学"就想起男性图腾,我却从重庆人"自尊过敏综合症"中,看到了一个城市的保守、狭隘与愚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