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流水账(1)

5月29日

上午决定赴汶川,同行的有中国改革杂志的高战与冯善书。11:30订当天机票,包括31日成都至松藩机票。运气不错,广州到成都机票当天都还有2折机票。17:05的航班,因暴雨流量管制,延至18:00左右才起飞。临时决定31日在成都汇合南都基金会刘老师,一起与留在当地的阿坝州及汶川教育主管机关领导开会商议接收孩子事宜。

30日晚抵成都,机场汇合北京来的陈江华,到老地方与四一碰头。小龙虾冷啖杯啤酒。成都的人气明显减弱,去年这个时候来,座无虚席。今年只有不到三成的上座率。的士司机也说生意差了,有条件的都跑出去躲避去了,做生意的一时半会也不敢来。

后换场地至一茶馆,人也渐多,来了笑蜀、何三畏、补充、阿登等人。笑蜀等人很理想性的提议不想多听,与四一先后离席。与四一再约后换场至金荷大酒店门口小摊,啤酒卤味不表。

5月30日

上午阿坝州及汶川教育主管机关领导开会,都支持,但要决策时一个推一个,还是进里面后再定夺吧。路边有当期南周,集中在学校问题,把路边几个报摊的南周全买光了。不知会不会有传言,称有人全部收购当期南周,如果有,那不是成都官方,是我们,只是想带到汶川给大家看看。

打听了一下,最好走的线路是绕道宝兴,翻过4100多米的夹金山,经小金到马尔康,再走理县进入汶川,是最为安全的线路,全程约700公里。订了一辆面包车,带司机不包油费每天800块。

冉云飞老先生前一晚因重感冒没来,当晚再约在科华北何师吃烧烤,当然,还四一。令狐补充带来凯迪的黎明及靓女染香,高战要见冉土匪,和陈江华也一起来了。笑蜀也至了,小局又喝成了大局。

救灾的事要做,生活也要一样继续,就拜托不要说我们这个时候还FB。

5月31日

早上7:30出发,吃早餐买东西九点半才上成雅高速,拖拉得很。一咱拖拉作风不改,鬼火冒。事前刘老师开了共青团四川省委的介绍信,一路畅通。到雅安到一个打印店花十块钱做了个抗震救灾的牌子放车头,介绍信都不怎么用得着出示了。

12:20到宝兴,在一家叫饕餮居的店子吃饭,一面白墙上写着几个媒体记者的签名提字,其中有TVB的记者,我们也写了些东西上去,写什么就不说了,大家有机会路过时可以瞧上一眼。

路不好走,有些路段单向放行,基本上都是拉物资的车队,物资以板房为主。16:30,车过夹金山口,雾极大,能见度不足10米,赶时间,车速不敢太慢,不过司机罗斌艺高人胆大,有惊无险。过山口时海拔超过四千米,雾中牛羊黄花隐约,积雪尚存。

路过夹金村,有个极漂亮的小海子,房子可见受损。六点半左右经过小金县。小金县很恶搞,两个乡的名字分别是日尔及沃日,太有创意了。

20:30,翻越梦笔山,天全黑了。21:30,抵马尔康。见到桑朵朵,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吃了很丰盛的藏餐,住在一个很豪华的酒店里,很过意不去。留在汶川的同事发来短信,说牛脑寨只有面,老人希望喝点粥,要我买些米和药进去。

冉兄已经帮我搞定县州省的相关政府公关。

6月1日

马尔康是个很舒服的城市,梭磨河水流湍急,穿城而过,晚上都可枕着水声入眠。桑朵朵说以前的马尔康更安静更整洁,街边都是洋槐树,可现在都砍了。马尔康物价在四川仅次于攀枝花,有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都江堰的一半居民是来自于马尔康的。马尔康是年青人的世界,老人和小孩都在都江堰和成都。

桑朵朵和她的朋友苟莎一早就帮我们把米买好了,还在我来之前付了钱,桑朵朵说,她们没有时间进去汶川,这也算是一点心意,我不好坚持什么。把药买了。

9:30,离开马尔康,到汶川需要五个小时左右。出城即遇检查站,看过介绍信就放行了,一个老警察说,路上不好走,慢点开。

公路沿梭磨河逆流而上,景色秀美。以后公路修复,想必会常来。睡路面上偶有落石,本不想在路上吃饭的,以干粮裹腹。11点半经过米亚罗时,看到有饭店开门,就下车吃饭。再进去理县就没有开张的店子了。炒了几个菜,热了前晚吃剩的羊肉。在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卖店里,竟然发现有旧装的52度全兴大曲,95元买了一瓶,好酒。即使路遇落石不幸了,好歹也做个饱死鬼。酒没喝完,留了小半瓶带到了汶川。

13:45,过理县,关门闭户。房屋外表有破损,未见倒塌。过了理县,路边倒掉的房子就多了,砸得看不清原样的车子还扔在路边没有清理。

有些树枝被落石砸断,叶子仍新鲜,看来刚发生没多久。坐在副驾位置的人有个任务是了望员,紧盯右边山坡,看有无落石。司机几天前曾从此路出汶川,他发现山上竹木异常摇动加油猛冲,石子就砸在他车后五米,坐在后座的几个记者吓破了胆。几处塌方地带,都能看到上面还有石头带着烟尘滚下来,有时只能把车稍停,观察落石滚过,才加油猛冲过去。不过一路有惊远险。

公路边上,靠近汶川的几个羌寨几被全毁。

下午五点到了汶川,先来的同事领着去新闻中心登记了,没人查验证件什么的。住帐篷,吃大锅饭。吃饭时和县招办朱主任同桌,几杯酒下去,拿到了协议文本,省去不少麻烦。深圳那家公司动作太快了,他们准备2日就带学生出汶川。我对他们的动机与能力都是深表怀疑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则回应给 汶川流水账(1)

  1. 小逃说道:

    赞!是条好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