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自我辩护之目的仍为献媚取宠

今天(12日)中午,余秋雨再抛一篇谬文《感谢灾区朋友》(http://blog.ifeng.com/article/1511555.html),自我辩护之余,仍继续其献媚取宠之能事。

《感谢灾区朋友》文章后半段对上次《含泪劝告请愿灾民》(http://blog.ifeng.com/article/1499015.html)一文观点有所修正,强调了"人文主义的至高原则"。余秋雨抛出"含泪"一文招至网友痛扁,加以修正也是应有反应。但在《感谢灾区朋友》一文的自我辩护之时,仍有些说法,不能自圆其说,有必须向大家说个明白。

余秋雨说:"得知一些救援队的朋友把我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及时地向有关帐篷作了转达,效果很好。"他没有说是那些救援队?至少应该提供一些可查证的信息吧?如果没有,跟杜撰的东西没什么两样,可信度几乎是零。当然,我们会相信一个有诚信的人说的话,但余秋雨显然不是。他从无清楚说明余秋雨与"石一歌"的关系,至少,他在这件事上,没有坦诚面对公众的质疑。

余秋雨为"劝告说"举了个例子辩护:"我们每个人都会对那些肩背亲人遗体行走很久、很远的灾民肃然起敬,但是,穿着白衣服的防疫人员还是要擦着眼泪走近他们,劝告他们放下遗体。"但他忽视一点,防疫人员的劝告有其医学依据,他的劝告却没有任何依据。劳什子"佛学大师"的"菩萨"论依据何在?这个类比,没有任何说服力。并且,余秋雨也没有针对网友的质疑作出正面回应,即"佛学大师"是谁?"国际地震专家"又是谁。

余秋雨解释家长不必请愿时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已明确表示,要对低劣建筑的责任者进行法律追究,这就使请愿失去了方向。"他对灾区的一个新闻事实视而不见的是:即使"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已明确表示",富新二小学生家长的依法起诉行动还是遭到了粗暴压制甚至驱赶。这个事情国内没有报道,但海外媒体报道了,余秋雨"含泪"一文清楚显示,他能看到海外媒体。他作此推论,只能说是妄顾事实,昧着良心在说话。退一步说,对余秋雨对世情的洞察,他不可能不知道中国的现状。果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表态了,事情就能解决,中国早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早就应该歌舞升平,和平盛世。事实是否如此?当然,如果余秋雨只在他做青歌赛评委的CCTV上了解中国,有些看法也不无可能。

文末,余秋雨得出一个很奇怪的结论:"我深信,经过这次地震,中华文明必将开创一个以生命、人性、至善、大爱为主轴的新时代。有了这个主轴,其他问题都好办了。"结论从何而来,论据何在,论证何在?文章似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而妄下论断,这只能说是余秋雨不忘他写"含泪"一文的本义,不失献媚取宠之目的,时刻也没忘记他要讨好的对象,而不是他真正要面对的灾民—-那些他称之为"你们"的所谓"主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