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共和國公民非正常死亡的追問

北风按:这个案子,有太多的疑点,如果不把精神病院里的黑幕揭出来,你我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甚至打死。请大家把与此案有关的材料或文章发到我的邮箱:wenyunchao@gmail.com,我将叫板到底。多谢。

作者:默客

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本有名字,但在警方的通報裏已被簡稱為"熊某"。這位公民"熊某",於9月22日15時45許,在廣州市民政局精神醫院死亡。他死了,連名字也沒留下。唉!

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今天(10月30日)向媒體通報,9月20日傍晚,一名亂喊亂叫、語無倫次的男子熊某自行走進白雲區某工地,因追打工人被毆打制服後,於9月22日在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死亡。現該案的基本事實已查清,11名嫌疑人被依法執行逮捕。(據廣州金盾網)

這是熊某的最後三天!他死了,死得很不正常,似乎還死得疑問重重、很不尋常。據警方通報,熊某的死亡原因為:"多處軟組織挫傷致腎功能衰竭(擠壓綜合症)死亡。"不過,即使有了警方的權威通報,圍繞熊某之死依然有諸多疑問待解。

按警方的通報,熊某自行進入某工地,因追打工人被毆打制服,警方接報趕到現場,因熊某身上沒有任何證件,其被警方帶回白雲區太和派出所。這裏要問的是,當時熊某的傷勢如何?這個問題很關鍵,不僅涉及熊某死亡的原因,而且也涉及致熊某死亡的責任分割、歸屬。假設當時熊某只是輕傷,或者並無明顯、嚴重的外傷(內傷看不到,暫不討論),那麼,工地工人的毆打、制服是否就是導致熊某後來死亡的決定性、關鍵性的因素?這就值得置疑和深入求證了。又假設,當時熊某已受嚴重的外傷,那麼按理來講,警方應該第一時間送熊某去醫院救治,而不應該是先帶回派出所調查,畢竟人命關天嘛。而據警方的通報,熊某在派出所內除了"舉止失常,語無倫次"外,還"用腳踢民警",據此起碼表面看來熊某還"孔武有力",不像將死之人矣。

接下來就是,熊某在派出所內短暫的時間(當晚零時30分送精神病院)了。在經過了2003年的孫志剛事件後,我不相信熊某會在廣州的派出所內再"意外受傷"。所以,姑且允許我排除這種可能性的討論。

再接下來就是,熊某被警方送進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的最後40個小時了。

那麼,在這最後的40個小時究竟發生了什麼呢?沒人告訴我,所以我知道。而警方的通報,對此也不置一詞。警方通報雲:"民警按照相關工作程式,於21日零時30分將該男子送到白雲區石井街的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9月22日15時45分許,該名男子在精神病院死亡。"這是熊某的最後40個小時,也是非常關鍵的40個小時。

按照正常醫療救治程式,醫院收治病人必須辦理進院的相關手續,如登記資料、病人狀況的檢查和記錄等等。那麼,這裏要問的是,熊某入院時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況是怎麼樣的?而熊某進入精神病院之後,醫院方面對其進行什麼樣的診斷,診斷結果是怎麼樣的?譬如是否有嚴重的外傷、內傷,是否有生命之憂,或者是否有嚴重的精神異常等,而醫院方面對其進行了哪些治療手段?……所有這些,醫院方面都應有醫療檔案、記錄可查的。這也是弄清熊某死亡的關鍵之一。

更進一步的追問則是,熊某在醫院內會否(有沒有)遭到其他病人的毆打致傷的可能?(大家知道,孫志剛就是在收容站內被人毆打致死的。)又或者,精神醫院方面是否對"舉止異常"的熊某採取了某些不當的控制、約束病人的措施,從而導致了熊某的意外受傷乃至死亡(強調一下,這個可能性在理論上是存在的)?所以,弄清楚在熊某在精神病院內的最後40小時時間內的所有遭遇和細節,這對於揭開熊某的死亡之謎至關重要。然而,耐人尋味的是,警方的通報內容恰恰缺失了這一至關重要的部分。

其實,以上不厭其煩的分析、質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搞清楚熊某的死亡,究竟是工地被毆還是在精神病院內出現意外,抑或是在其他地方受傷所致?或者是這幾種因素綜合的結果?

現在,再說說警方通報中說到熊某"精神異常"的問題。通報說,"……9月18日至20日期間,熊某有多次的言語行為異常及暴力傾向。法醫專家會診鑒定:熊某在相關時間段存在明顯的言語和行為的異常表現,可懷疑其在相關時間段記憶體在精神異常。"必須指出,這是在熊某死亡之後,法醫專家根據熊某生前所在的工地的調查取證,或者根據旁人對熊某的語言、行為的描述而得出的,而且結論也只是"可懷疑其在相關時間段記憶體在精神異常"。此外提醒注意的是,按規定,對於精神異常或精神病的鑒定,必須由具有資質的精神鑒定機構和精神病方面的專家來作出,而且必須經過相應的嚴格的程式。不知道警方通報中的"法醫專家"是否具備鑒定精神異常或精神病的資質,是否經過嚴格的程式。

即使退一萬步講,就算熊某"精神異常",或者乾脆是"精神病人",那麼,他的最後40個小時在精神病院內究竟遭遇了什麼,同樣對於厘清熊某的死亡之謎十分關鍵。再說,"精神異常"、"精神病人"的生命也是有尊嚴的生命。不能死得不明不白、疑窦重重。

最後說一點,警方僅憑熊某"舉止異常,語無倫次,無法回答民警的詢問"就決定將其送進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這是否合適呢?

一個叫"熊某"的公民,就這樣非正常地死了。警方通報說,已逮捕了11名嫌疑人。但這11名嫌疑人,是否就是加害熊某最主要的、全部的"兇手"呢?(默客)

附言:文章寫完了,但自始至今我沒寫出他的名字。後來,我在網上,搜索了一下相關的網頁資訊,找到一些這個"熊某"的簡單資料,原來"熊某"的全名叫做熊燦輝——一個"燦爛""光輝"響亮的名字。今將資料實錄於此,僅供參考(注:真實性未經核實):

熊燦輝,湖南益陽市人,現年39歲,中共黨員,退伍軍人,1989年在部隊服役期間,曾立功榮獲"共和國衛士"嘉獎,1991年退伍回鄉分配到益陽市物資開發公司,1995年單位改制後南下廣州打工。

廣州金盾網:http://www.gzjd.gov.cn/pub/index_jsp_catid_11_13_id_40539.html

羊城晚報:http://www.ycwb.com/news/2008-10/31/content_2000780.ht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