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猫猫”真调会,一场写好剧本的戏

云南方面说要成立一个由网友组成的调查组去调查“躲猫猫”事件真相时,香港一媒体记者问我怎么看。我说,云南方面敢这样做,说明有结论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先前当地警方的说辞。不过存在两种可能,一个是确实是当事人在玩“躲猫猫”时发生冲突,一个人不幸死了;另一种可能是完全没有这回事,但已经铺陈好所有的细节,不怕调查组来调查,或者调查组来走个过场。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调查委员会是由云南省委宣传部来主导,宣传主管部门并没有能耐去改变一个刑事案件的结论,但有办法让这个结果更容易让公众接受。因此,也注定这只是个“宣传秀”。这也可从调查组的构成及调查情况加以印证。调查委员会的组织及这些天的活动情况,引起了评论界和网友广泛质疑。

八个网民,有五人被披露了身份。风之末端:昆明日报社编辑;边民:生活新报网昆滇E吧管理员,昆滇E吧版主;温星:生活新报网首席记者,昆滇E吧版主;能石匠:天涯社区天涯云南版版主;吉布:昆明信息港编辑。这些人经常出现在官方活动中,很多网友也提出质疑并认定这是一场写好剧本的戏。

回归事件本身,目前来看,事件是不是因“躲猫猫”而起,靠的全是所谓几个同室在押人员的陈述。要真正接触事件的核心,只要把几个在现场的人隔离开来,分头详细描述事件,越详细越好。然后再交叉比对,如果“躲猫猫”事件为真,几个人的说辞肯定可以相互印证。如果存在不相符的说辞,可能就是造假的漏洞,不妨从中突破。另外就是还原现场,把整个过程在现场中重演一次,看是否有可能导致死亡结果的发生。不知中国公安办案有没有这个环节,但在香港,所有的刑事案件都需要重组现场。

不幸的是,这两种最有可能接近真相的办法,都被当地警方以保密为由而拒绝。而这个调查委员会,武功已废,只不过是走过场的傀儡罢了。

有网友提出晋宁方面须提交更多的物证,这个意义也不大。对国内拘留所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蒙在李荞明眼睛上的那块布,是为了不让李荞明认出是谁动的手,并非什么玩什么游戏“躲猫猫”。

云南方面,跟全国网民玩了一个这么大的“躲猫猫”,就得看他们的本事了,如果他们能一直不让网友们找到破绽,那还好说,否则,这脸可就丢到火星去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