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行动起来了!

孙东东精神病说发酵 访民当面对质并予以起诉
2009-04-01

北大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访问时称老上访者的99%以上都精神有问题的言论,引起了全国各地上访者的极大回响,访民们为了不想让孙东东的言论成为当局打压他们的借口即刻行动起来。北京几十名访民星期三到北大找孙东东当面检测是否有精神病被校保安阻止。而上海访民正在征集签名准备以诽谤罪控告孙东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据了解,3月23号《中国新闻周刊〉登载了一篇对北京大学司法鉴定主任孙冬冬的专访,其中,孙东东对老访民的言论引起了访民极大回响,当时,孙东东对采访他的记者表示,“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来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都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把他们送到医院就是对他们人权的最大保证。

对此,北京访民周莉表示;北京访民和全国访民极愤怒,大家准备拜访一下孙教授,目的是让他给看看病,让他去鉴定一下都谁有病。

访民吴田丽说:让他给我们做一下鉴定,如果我们都是的话,那就是说我们都应该去精神病院,那些判刑的,拘留的他们都是精神病患者的话他们不应承担法律责任,杨佳要是精神病患者的话为什么还是死刑。

而访民曹顺利表示:看网上有这方面反驳他的文章,也有一些签名,但因为我们在北京,沟通条件比较好,我们就想跟他进行沟通吧。我的意见就是说问问他这个
99%是根据什么统计出来的,是他接触过这些病例,还是他搜集过这方面的资料,我觉得他这么说对我们这些上访的人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影响,就是说以后地方上要是把我们送进精神病院的话,可能就以他这个为科学的依据,所以想交流一下,不想让一些人把他的结论作为政府部门打压上访者的借口。

星期三上午十一点左右,大约四十名北京访民分散出发到北京大学集合想进入校园,但被保安阻止。

周莉表示:我们到了北京大学法学院,他要求出入的拿身份证登记,我们有四十人,我们登记了,刚走出不到一百米就被保卫部还有警察就给赶出来了,态度很粗暴,连拉带拽的,他说一会儿会给联系。然后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半一直没有结果,我们就走了。

而曹顺利和另一个访民从南门进入校园,之后进入办公楼,找到了孙东东的办公室,但学校职员表示孙东东出差了。

本台记者星期二曾经打电话给孙东东,当时职员表示他不在,说他星期三会在办公室。

于是,本台记者再次打电话到孙东东的办公室,但电话没人接听。

此外,上海访民正在征集签名准备联合控告孙东东诽谤。

访民陈恩娟表示:反响很大,今天在两百号大家都征集签名,写了驳斥他的东西,就是说他是胡写,说他胡说八道,不排除进一步对他有所行动,他其实是对我们访民的人身攻击了。

另一位访民张茵表示:我们今天在集体签名想控告他,我们访民是在维护合法权益,政府抢了我们的财产,我们在走维权之路,他怎么能说我们是精神有障碍呢,控告他就是造谣诽谤,对我们的人身攻击,作为一个教授,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能对我们访民人身攻击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三百名人士公开反驳 称上访者并非精神病人
2009-03-31

北大教授孙东东日前于媒体接受访谈时称老上访专业户大部份都是精神有问题,需送精神病院。三百多位大陆人士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反驳,他们并希望孙教授能和他们进行公开辩论。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大陆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工作室于星期一下午开始,发起征结各界人士签名活动,反对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近日在《中国新闻周刊》上关于精神病人强制医疗问题的访谈。孙东东认为:“那些老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定性,又说“
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

此次活动在半天内便迅速征集到了三百多位人士的签名,其中一位联署者,上海访民段春芳向本台表示:“在政府的破坏下,我们这些上访的人,敢于说真话的人被认为是给他们添了麻烦,他们也不给你解决,所以他们就说你是精神病人,把你给抓起来送到精神病院去。我认识的几个访民就是在奥运开幕前一天被骗到了精神病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北京维权人士王德邦也随后在维权网上发表致孙东东的公开信,反对他的说法,王德邦告诉记者:“很多上访人士,只要你能为他们解决部分的问题,他们都愿意停止上访,因为上访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痛苦的事情,不仅要面对各种恶劣天气的折磨,而且时刻面临被地方政府抓捕的危险,上访这条路是非常艰辛的。”

段春芳表示,她们极力反对孙东东的说法,希望他能够出面澄清,和她们这些访民们进行公开辩论。本台记者于是就此致电孙东东,其办公室一名接听人员表示:“你明天上午10点半以后再打来。”该名接听人员表示,孙教授在外出席会议,要记者隔天再致电。

孙东东认为,老访民所反映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甚至没有问题,只是由于患有妄想症才不断上访。但早年美国精神病协会年会上,便有专家提出了中国政府用处理精神病人的手段来对待异议人士及宗教人士。在本台的报导中,也有不少访民反映他们因为揭露地方政府贪污腐败问题,而被当局强行送入精神病院的。

曾在去年发表《精神迫害案例汇编集》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认为:“如果是因为他们不断地上访就将他们定性为精神病,那是很不合理的:“就我们民生观察和访民的接触情况看,这些长年累月上访的访民坚持上访主要是因为其利益受到了侵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