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绿坝,中国互联网前所未有的战争

(完稿于6月13日,刊于6月17日香港《明报》,最新的进展没有列入。)

“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引发对抗

最近一周的中国互联网,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战争的一方是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宣传主管部门及两家软件公司;战争的另一方是无数网友、部份学者、律师及海外的一些研究机构。

事情缘于《华尔街日报》在6月8日的一则报道,该报道称,个人电脑制造商在今年7月1日之后必须在在中国销售的个人电脑上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6月9日,工信部发布的“软[2009]226号文件”(《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也被公诸于众,通知称,为巩固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成果,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必须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

媒体披露的信息称,这款软件是国家去年通过招标花了4170万元人民币,向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两家公司采购,并提供给网民免费下载使用一年。在有关“绿坝”软件的介绍中,研制者称,这一软件具有通过技术手段为用户过滤掉不良互联网信息、控制上网时间、管理电脑游戏等功能,并且还可以查看此前的上网记录。

不管是招标程序、过滤效果,还是强制预装的做法,“绿坝 ”都引起了广泛的争议;而其背后可能蕴含的强化互联网信息管制的考虑,更是引起了公众的担忧。知名作家及网络博客作者冉云飞直指“绿坝软件打着保护青少年的幌子,实则为了控制民众更自由地了解诸种信息,侵害包括知情权在内的一系列人权,将对言论自由产生极大的伤害。与此同时,工信部涉嫌通过高层的政治焦虑来控制民众,从中谋取行业部门的私利。”

一场“战争”就此拉开。

网友自发对软件进行了初步的测试,测试的结果表明这个软件将以类似于病毒或木马的方式驻留在电脑中,过滤的信息不仅仅是包括暴力与色情信息,包括法轮功等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信息也在过滤之列。对色情图片的过滤效果也非常一般。在随后的几天,网友们把这个软件大卸八块,这个软件的过滤词库及过滤网址列表亦被公诸于众。这是首次从官方指定下载的软件中找到过滤词库,这个过滤词库也成为中国互联网管制的铁证。网友甚至发现了破解这个软件密码的方式,美国密西根大学一个研究小组通过反向工程还发现这款软件存在抄袭盗版等情况。

这场战争的另一方,工信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可由用户自行选择安装与否,同时对用户上网行为不进行任何监控,也不会搜集任何用户信息。而软件开发商除了强调并无官方背景之外,只能解释称软件可以很方便地卸载。

面对群情汹涌的网络舆论,国内的宣传主管机构较快做出了反应。6月10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向国内各级媒体和宣传主管部门发出通知,通知要求各媒体对工信部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举措,不要刊发质疑、批评性的言论,而要加大正面引导力度。通知还提出,“可组织专家、家长发表谈话,有针对性地回答人们的疑虑,旗帜鲜明地支持有关部门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的举措”,同时,中宣部要求各媒体对所属网站加强管理,对论坛贴文中出现的借此发挥的攻击性言论“及时予以封堵删除”。

宣传主管机构也加强了网络的舆论引导力度。11日开始,国内媒体及网站发布了大量对这款软件持正面评价的文章。一些公开的网络社区亦发出了“旗帜鲜明地支持有关部门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的文章。包括人民网强国论坛在内的网站还邀请一些专家为这款软件的必要性做辩护。

但在网友一方,专家学者及律师也加入战团,6月11日,香港树仁大学教授魏永征、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周泽以公民身份向国务院递交建议书,认为工信部的通知违反相关法律,缺乏科学性和合理性,建议国务院撤销这一文件。两人同时还向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递交《行政垄断违法举报信》,称工信部要求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的行为涉嫌“滥用行政权力,限制和排除竞争,损害消费者利益”。

同日,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则向工信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和听证申请,要求公开预装该软件相关事宜的信息,并对工信部这一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进行听证。12日上午,知名律师刘晓原亦向财政部政务公开领导小组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依法公开使用国家预算资金联合采购该软件的相关信息。

6月12日下午,有人在新浪博客上匿名揭发,这个项目怀疑有人把属于军队的研究成果盗卖,变成公司私有的财产。当天还有一份详尽的系统分析报告得以披露,美国密西根大学的研究小组对“绿坝“软件进行了全面的破解分析,认为绿坝软件代码中存在着系统性的漏洞,建议用户为了安全起见立即卸载。报告称:虽然发现的漏洞可以迅速地修复,但是想修复所有问题可能会需要大量的修改和全面的测试。这意味着从7月1日开始全国范围内部署绿坝将难以实现。如果以当前的形式部署绿坝软件,这将大大削弱中国的计算机安全。一旦这些漏洞被利用控制电脑,中国甚至出现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电脑“僵尸”网络。

这场战争暂时未有结果。
 

网友对抗网络管制

在预装“绿坝-花季护航”一事中,网友们齐心协力的抗争,无疑源自于对当局进一步强化互联网信息管制的焦虑,也是对在过去的半个月,即在“六四”20周年纪念日敏感期间当局对互联网实施严厉管制的反弹。

当局在6月上旬对国内互联网的管制手段与以往并无不同:对外用GFW(Great FireWall,互联网的防火长城)过滤及屏蔽“不良信息”,对内实施言论审查压缩言论空间。但是管制力度更大,范围更广。

6月2,国际知名微博客Twitter、图片分享网站Flickr、电子邮箱服务Hotmail及微软新推出的搜索服务Bing都遭到中国政府的屏蔽。国内的微博客“饭否”、P2P网站“电骡”等知名网站都在3日起暂停服务,进入“被维护”状态。网民3日开始在网上进行的“中国互联网集体维护名单”统计,截至4 日凌晨,已经有超过200个各类型大小网站、论坛、博客等,进入维护、关闭部分功能、或者使用方面增加限制,而这些网站称将在几日之后恢复服务。这里面有的是应管制机关要求而关闭,也有的网站是自行关闭以示抗议。6月4日成了中国互联网维护日(China Network Maintain Day,简称CNMD)。

而在此之前的两周,国内大学相当数量的“百度贴吧”被全面禁止发帖,据称有2.6万个QQ群(即时聊天工具)被冻结,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评论功能大多受限。一些类似于天益网的思想类网站进入关闭状态。

直至“六四”6月8日, Twitter、Flickr、Hotmail、Bing才被解除了屏蔽。在同一时间显示网站正在维护的一系列国内网站,也纷纷在6月6日之后恢复正常。在更早之前被冻结的 QQ群及大学的百度帖吧,也纷纷解冻,可以正常使用。但诸如“联合新闻网”等一些以前国内网友可以直接访问的新闻网站,现在仍不能直接访问。

即便如此,关于“六四“的视频、文字等信息,在20周年纪念日期间仍然得以在大陆快速传播。

赵紫阳生前口述的回忆录中文片《改革历程》一书,5月29日才上市,但在31日,国内互联网就已经在广泛传播这本书籍的PDF版,这个PDF版看起来是有人把《改革历程》一书拆散扫描后打包上传。当局虽对此早有预案并做出部署,严厉禁止境内媒体及网站发布任何有关这本书的信息,但面对《改革历程》一书的传播仍然束手无策。国内网友用Emule、Bt等P2P工具发布这本书籍电子版的种子,再通过微博客、即时聊天工具及电子邮件来传播下载链接。一天不到,国内互联网即有数千个下载来源,而在6月2日,上百网友更是协同将PDF版转换成更易传播的纯文字版。

大量关于“六四”事件及“四川大地震”的视频亦通过这种方式传播,一般相信,国内的微博客“饭否”、P2P网站“电骡”在敏感日子期间被强制维护,与这些信息的传播有直接的关系。这种分布式的网络信息传播,让管制当局进退失据。当局甚至陷入自己设置的一个困境:在官方对“六四”相关信息完全屏蔽的情况下,拱手将“六四”的阐述权与话语权让给了对方。

当局面对互联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另一例证来自于早前一个月发生的“邓玉娇案”,当局也是下令严禁报道此案求各媒体撤回记者,但网络的消息传播仍未中断,传播热度不减,在控制当局的视线之外,博客、微博客、谷歌(Google)文档成为网络信息的主要载体。网友及维权律师也通过网络串联进入案发地巴东援助受害一方当事人,并将后续信息持续通过互联网发布。

有国内互联网的观察者甚至宣称,“邓玉娇案”的网络信息传播显示,网友在组织能力及技术储备上,已经具备与官方网络管制正面对抗的能力。《改革历程》与对抗“绿坝-花季护航”的战争,只是再次证明了这个论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