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的“明信片”运动

 

刊于86《新闻周报》

 

731,网友郭宝锋,被其家人取保候审回家。郭宝锋因在网上传播“严晓玲遭轮奸致死”相关信息,716被福州马尾警方以“涉嫌诽谤罪”拘留。知名律师刘晓原在其博客中说,郭宝锋是被网友用明信片“喊”回了家。近两个星期以来,“明信片”成为中文推友(Twitter用户)圈最热门的词汇之一。

 

郭宝锋在Twitter的用户名是amoiist,他是一个比较知名的中文用户。他是继游精佑等人之后因同一个案件第6个被马尾警方抓捕的网友。他16日当天在推特上发出的最后两条信息是用英文写的:当天早上5时,他发出求救信息“i have been arrested by
Mawei police, SOS
”(我被马尾警方抓捕,求救),20分钟后,他再发出一条信息“Pls
help me, I grasp the phone during police sleep
”(救命,我在警察瞌睡的时候拿到电话),此后,这个用户沉寂了15天。

 

两条信息牵动了Twitter中文用户的心。基于对郭宝锋的了解,没有人相信他的言论会触犯刑法,网络传播信息却招致牢狱之灾的遭遇也激发了同为推友的义愤与同情。当天上午,就有网友接连转发“郭宝峰,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以示抗议。就在郭宝峰被抓捕的当天,“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这句话在百度魔兽吧爆红,成为网络流行语。这句话此时与郭宝峰的个人遭遇产生了奇妙的结合。中文推友接连转发的“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不仅仅是亲情的呼唤及孩童时的记忆,也表达了对自由的向往。

 

到了22日,在网友们的协助下,郭宝锋的家人被警方告知郭宝峰关押在福州第二看守所,郭宝锋向外传达了他拒绝承认有“诽谤”性的信息,郭宝锋希望家人能寄些衣物及零用钱。这些信息都由其家人通过Twitter得到及时披露。推友们的线下声援行动随即展开。

 

当天,即有推友提议给郭宝锋写信以示声援。网友“北风”提出发起“一人一张明信片,喊郭宝锋回家”行动的倡议—-在所有寄出的明信片当中,都写上“郭宝峰,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北风公布了福州第二看守所的详细地址,建立了一个寄送明信片的登记及展示页面,所有寄出明信片的网友,都可以将明信片的照片拍摄下来,上传到网络后,将姓名及图片网址登记在展示页面上。“北风”认为,即使在看守所的郭宝锋不能收到明信片,网友也可以通过展示页面体现活动的效果。网友“安替”在当天即寄出书籍及明信片,一场由网络发起的线下展示网络意志的“明信片”活动就此展开。

 

更多的线下活动也在推动着“明信片”活动的开展,深圳网友张扬(Twitter用户名为digitalboy)甚至在自己的购物网站(http://www.geekcook.org/)上打出标语支持郭宝锋,并且向网友承诺,只要给郭宝锋邮寄一张明信片,只要有照片为证,张扬先生就送出一件自己设计制作的T恤衫,数十人名网友得到了张扬寄出的礼物。

 

在活动展开的同时,网友也同时发起募捐,为家境贫寒的郭宝锋筹措费用聘请委任律师。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在山东的一个相同性质的案件“曹县帖案”取得戏剧性的进展。24日,主角段磊获释,曹县检察院以现有证据不足不宜公诉为由撤回起诉,办案相关的7名人员被问责。“严晓玲案”同案的几名律师于29日发出“法律意见书”,要求福州马尾公安局汲取段磊诽谤案的教训,撤销网民诽谤案,不追究网友刑事责任。

 

730,郭宝锋家人接到警方通知,称可于31日为其办理取保候审的手续。31日下午,郭宝锋在写下保证书,家人办理完取保候审手续后,走出了福建第二看守所。据网络展示页面的不完全统计,数以百计的明信片被寄往了这个看守所,寄出地涵盖了超过十个国家和地区。

 

郭宝峰获释后在Twitter上表示,所有寄给他的明信片均被看守所扣留,他并没有收到任何明信片。没有人可以估计,在在短短一周内寄往看守所的数百张明信片对郭宝锋的获释起到什么作用,但发起者之一的北风认为,这次“明信片”行动,毫无疑问已经将越来越强烈的网络民意转变成现实中的力量。

 

《华商报》一篇评论认为,寄送明信片这种“行为艺术”表达的是一种公众的关注。评论说:“这就是眼光的力量。眼光的力量在于见证与记录,所有的罪行都害怕见证与记录,罪行总是喜欢躲在阴暗的角落悄无人知地进行,它总是害怕被围观被人关注。”评论同时鼓励这种行动:“请相信眼光是有力量的,在你感觉无力的时候,务必不要忘记用你的眼球去追求人间正义,别人受害你看着,你受害才会有人看着你,当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独无援的原子,而是被邻里守望的眼光看护着,罪恶会因此而收敛。”

 

紧接着发生了“公盟”事件,公盟及其主办者许志永等人受到了特别待遇,网友们又发动给许志永等人寄送明信片。网友们的“明信片”行动对象不仅限于郭宝锋,而是走向了更纵深及更广泛的层面。北风认为,网友寄送明信片的行动本身,就是克服内心恐惧及自我救赎的过程。他甚至认为:“听从良知的召唤,推崇常识的开始,遵从法律的约束,我们可以无所畏惧。”

 

向特定的人群寄送明信片表达支持,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早在30年前,旅居德国多年、返台参加台湾人权运动赵有源牧师,在一九七九年得知美丽岛事件爆发,并有多名示威人士被捕之后,随即在1980年的全德基督徒大会中,向与会者阐述台湾戒严令与人权状况,号召德国青年寄明信片向台湾政治犯表达关心,同时藉此告知台湾政府,国际人士严密关切此事件。数以千计的德国人向素昧平生的台湾人寄出发明信片,尽管在严密控制下,没有一名台湾政治犯收到明信片,但这项运动却对台湾政府形成了压力。

 

一篇公开发表的署名“上官本寂”的评论文章认为,“在实际的政治架构中,大众并没有多少参政的空间,但在网络行动的支持和干预下,大众起而论政,同济互勉,自助启蒙,原本不可逆的政治决策及作为将遭遇阻力。网络已经可以对政治施加压力,它正式加入政治场域,改造政治格局。”文章甚至乐观的估计:“网络行动为公民社会和NGO的成长提供了丰富的养料,通过一次次的行动计划,人权会愈发靠近,树立以网络民主或民营的网络政治为统领,行动者有力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